分類
未分類

「收不行?那麼放呢?」

陳浮生再次湧起法力玄炁,以底部孔窿對準老井,向下一沉。

瞬間!

一點黃濛濛光影,濺入井內。

陳浮生突然感覺手中的母鎖,開始掙扎顫動。

與此同時。

井內黑黝黝不見任何存在的深處,陡然升騰上一片黃濛濛的光影,與濺落的光影相合相纏,顯得頗為熟悉。

母鎖更是躍動得歡欣鼓舞,像是急不可耐。

陳浮生不敢有任何大意,緊握母鎖,忐忑觀察。

也就眨眼片刻。

井內的黃濛濛光影繼續浮上,然後懸於井口。

剎那!

陳浮生眼前一亮!

此前所見的冥獄黃泉之影,再次入眼而來!

宛若一幅朦朧模糊的畫卷,在他眼前展開。

母鎖顫動得逾發強烈,似乎催促陳浮生,趕快入內。

但是陳浮生壓抑內心激動,先伸出手掌,向光影畫卷內試探。

驟然一股徹骨寒意,侵蝕而來。

陳浮生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但同時也能看出,自己的半邊手臂探入后,消失了。

並不可見!

「這應該是通道,聯結向未知的地界……」

陳浮生若有所思,抽出手臂。然後回頭看向哮天犬,低語囑咐:

「我進入此井,你緊緊跟隨。若有異樣,先獨自逃生,懂了么?」

哮天犬欲言又止,但仍是點點頭。

陳浮生深吸一口氣,提蓄所有法力玄炁蘊滿周身,再才一鼓作氣,從老井口縱身而下。

轟~~

恍惚間,陳浮生只聽到震耳欲聾的轟鳴。

彷彿一塊萬斤巨石砸進河面的響聲!

……

已進第四輪推薦。第四輪PK。還能不能繼續晉級??跪求收藏、跪求推薦票。急需幫助,急需你的支持!穩定更新回報!謝謝!! 李鑫岩從沒想過要浪跡天涯,但是從踏出伊蓮娜的工廠大門的那一刻,他決定了要浪跡天涯。

不為別的,只為心中那無法化解的憋屈。

做出這個決定很容易,因為他突然覺得什麼都可以放下。

什麼聖子,去他奶奶的,什麼隊長,見鬼去吧,李鑫岩就是李鑫岩,就是那個766基地只會喝酒練功夫的小隊長,別的什麼也不是!

坐在火堆前烤著火,他長長舒了一口氣。

回過頭來,佟麗婭睡得很深,呼吸均勻,嘴唇還微微動了動,大概夢見了什麼,跟夢中之人在說話。李鑫岩將一塊木頭扔進火堆中壓了壓火苗,希望他沒有受到什麼影響,能好好睡一覺。

李鑫岩可以不需要休息,但是她不能。她是生物體。

佟麗婭的身下墊著三層樹枝,身體上面罩著一個淡紅光線組成的遮風罩,只要他身體下面的樹枝不冷,篝火的紅外線透過遮風罩散到罩子裡面去,他應該感覺不到冷。

遮風罩的原理很簡單,將設備周圍一定範圍內的氮氣進行震蕩,他們就會形成一層厚度只有2厘米的夾層,受微波控制,這些氮氣會不停撞擊夾層外的空氣分子,讓他們改道,如此一來,一個純透明的氮氣夾層便會變成一面能夠遮風擋雨的遮罩。

這是安平的小發明。

設備則是許久之前佟麗婭從安平那裡偷出來的。

忽然,李鑫岩抬起頭,對著山路邊道:「出來吧。」

一個身影應聲從黑暗中走了出來。

身影周身罩在一身產袍之中,看不出是誰,而他的腳步看起來有些猶豫,慢慢向著火堆踱過來。

「是伊蓮娜殿下吧,你是捨不得她吧?她已經不是小孩了,有自己的想法,她既然決定了要跟我去,你估計攔不住。」李鑫岩拿起一根樹枝,折成三節,一節一節地送到火堆里。

來人將頭罩摘下來,果然是伊蓮娜。

伊蓮娜找了塊石塊坐下來,無奈地嘆了口氣。

「很生氣嗎?」

「說不生氣你信么?」

伊蓮娜淡淡笑笑,道:「當年我被提拉特彌斯扔出二層虛擬空間的時候,也很生氣。而且這該死的傢伙神力遠超我的相像,他竟然把佟麗婭塞進了我的肚子!」

「我雖然是個生命女神,但我……我哪裡生過孩子?」

「我被他扔到了一個根本不知道是什麼地方的地方!我在黑暗裡摸索了很久,有一萬年那麼長!最後,我的面前終於出現了一個人,確切來說,是一個魔方!」

「我雖然是個只會生命構造的神,但是我知道,這個魔方就是我被送出原本所在位面的終點!」

「魔方很奇特,他具有我從沒講過的神力,他能將一些空間隱藏起來!無論在虛擬世界還是在真實世界,他都能解決問題。所以,我被他送到了一個很獨特的房間。」

「房間里是七八具躺在金屬平台上的軀體,是人類的,我便被他寫進了其中一具軀體之中!」

「天哪,那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啊!我現在想起來都覺得我要裂開!」

「可是,我不能。」

「我詛咒了將我拋出我原來位面的那位神千萬遍,而這個魔方卻直接告訴我,他叫提拉特彌斯。而魔方自己,叫做彌勒陶洛斯。」

「是的,我不能。我不能死。因為我是生命之神!生命之神如果連自己都放棄了,她哪裡還有資格作為生命之神?況且,在萬般苦痛之中,我能清晰的感覺到,她的小手在從我的身體裡面撫摸著我。她知道我的痛苦,但是卻無能為力。」

「我突然覺得,她的生命就是我的生命,而我如果死了,她也就死了。」

「呵呵,況且在外面,在金屬台的邊上,還有一個手足無措的魔方在努力拯救我!」

「我不知道這一過程又過了多長時間,是一天?兩天?還是十天?我疼的暈過去又醒來,醒來又暈過去,中間還有個機械戰士不管三七二十一,只管拿根管子往我身體裡面注入營養液!」

「啊……終於,這一切都結束了。我肚子里的小傢伙出來了!」

伊蓮娜臉色變得舒緩,語氣也變得舒緩,彷彿那一刻她身在天堂。

「而我也因為難產,死了。」

伊蓮娜臉上帶著微笑,嘴裡卻是一個嚴酷的事實。

李鑫岩則面無表情地看著她。

他不知道說什麼,但是此刻標記在伊蓮娜臉上的唯有兩個字:「幸福」。

「有時候,死很容易,特別對於生物體來說。他們的身體強度不夠,在很多情況下都很容易死,例如失血過多、循環終結、外力破壞等等,原因很多很多,都能讓他們很快死去。但是也正因為死起來太容易了,生物體更希望在他還不想死的時候活下去。」

「這是個矛盾的問題。」

「在黑暗裡摸索的時候,我想死,卻死不了,在金屬台上躺著的時候,我也想死,卻也死不了,那個機械戰士恨不能讓我一頓吃三頓的食物,我的胃都被塞得慢慢地,想死都死不了!哈哈哈……」

「可是當這個小生命開始哇哇啼哭的時候,我卻不想死了。」

「但是,事與願違,我卻死了!」

「呵呵。」

李鑫岩也微微一笑。他被伊蓮娜感染了。

這該死的生命女神。

李鑫岩心中暗暗罵道。

「死亡自由么?或許在大多數情況下,死亡是自由的,但是我的死亡卻不是自由的。你猜怎麼著?魔方竟然就在我昏迷后的一剎那,將我從那具人體裡面又給取出來了!」

「唉,彌勒陶洛斯,雖然他不是創造的大師,但確實是個空間操作的大師。我後來才知道,也是內徹爾告訴我的,我原來竟然只是跟那具女人的身體相連接在一起,卻並沒有進入她!而那些軀體,原本就是提拉特彌斯創造的、備用的無意識的軀體!那裡的時間更誇張,我經歷的那痛苦的十天,竟然是現實世界的十個月!」

「十個月啊!持續在金屬台上被折磨了10個月!」

「後來,有時候我在想,如果給我個機會,我也要讓他們嘗嘗這十個月我所受的折磨,但是一看見她,佟麗婭,我就狠不下來這個心。」

「我是生命女神,又不是死神,我沒有那個權利。」

李鑫岩不做評價,又拿了一塊木頭來撕。冬夜寒冷,況且他又睡不著,撕木頭竟是當下他唯一能做的事情。

伊蓮娜扭過頭,就那麼臉帶微笑,看了佟麗婭良久,然後繼續講述她的故事。

「我從來沒沒想過我是誰的工具,因為從與提拉特彌斯相鬥失敗的那一刻開始,實際上我就是個失敗者。失敗者,呵呵,無論在哪個空間、位面或者時代,失敗者可以是工具,但工具未必是失敗者。因為失敗者可能連做工具的權利都未必有。」

「很多失敗者只會歸於死亡,成為安平那樣的死神手中哀叫的一個靈魂。我跟安平在機械城的二層虛擬空間共事千萬年了,見過的靈魂千千萬萬,重新賦予他們生命也千千萬萬,怎麼能不懂這其中的道理?」

「所以,每當看佟麗婭,我就會慶幸,我成為了提拉特密斯看中的那個工具。因為在千萬年的時光里,我從沒有擁有一個屬於我的孩子,也沒想過有一個。因為我是神。他打破了我的世界,讓我從另一個角度看到了生命是什麼,它是一種創造,而創造這個新生命的,竟然是身為生命女神的我自己!」

「這是多麼神奇啊!」

頓了一頓,伊蓮娜突然轉回到李鑫岩這兒:「哦,當然,這是我自己對我自己的經歷的一種看法,跟你無關。每個人的幸福都是自己的,我的也不例外。」

「但是無論是誰,道理只有一個,那就是只有當你通過這些經歷收穫了幸福的時候,你才會覺得你所經歷的物有所值。」

李鑫岩依舊不說話。

伊蓮娜也不說話,她默默坐在火堆前,似乎還沉浸在過去的回憶之中。

這也正常。或許在李鑫岩之前,她從來沒有對別人講過這一段經歷,現在說起來,對她自己來說也是一種釋放。

啊,不,那是她的一段幸福。

過了好半天,伊蓮娜才從回憶中回到現實。她抬頭看著李鑫岩,又道:「山谷里人多,我沒辦法跟你嘮叨這些,所以跟著你們走了這上百里山路,只是為了再次跟你說那句話,別讓仇恨蒙蔽了你的智慧。你可記住了么?」

李鑫岩還是不搭理她。

機械城和人類都將他作為工具,缺覺李鑫岩如何能夠咽下這口氣?這不是一個簡單的是或者否就能夠解決的問題!

伊蓮娜把這事情想的太簡單了。

伊蓮娜卻笑了。

「放不下?沒關係,反正這句話已經進入你的耳朵了,我只等它發芽開花了。好了,我要走了。祝你們快樂吧。」

說完,伊蓮娜說走便走了。

李鑫岩看著她消失在黑夜之中,莫名其妙地眼前竟有些模糊起來。

李鑫岩的眼睛也有淚腺。

。熊哥點了點頭,沒開口。

「沒想到能在這看到你,你當保鏢,小寶現在誰照顧?」

「我的二婚婆娘。」

「恭喜,恭喜。」楊雲拍了拍大熊的肩膀,笑道:「沈老闆給你安排的退路?」

大熊點了點頭。

「除了你之外,還有多少老朋友來蜀中了?」

「二十多個。」

《從姐姐開始的娛樂》第一百九十五章周嘉怡的梅花圖 [主人,快出去空間,七日到了!]

姜九呼出一口濁氣,經過七日鞏固,雖然距離聖境還差一點機緣,但總體而言,修為已經大大提高了不少,弦殺術第一層也已經基本掌握秘訣。

既然想考驗我,那便來吧!

剛出空間,殿外宮人正在慌亂逃竄,背後一群黑衣人卻窮追不捨。

一些宮人被當做俘虜扣留,周圍一圈人守着。

姜九繞過追兵,朝大殿趕去。

「公主!快!跟我一起離開皇宮!沈國相要逼宮啊!」

碰巧逃命的宮人拉着姜九往前面逃。

「那個是姜國公主!快!抓住她!主子大大有賞!」

宮人看着背後的追兵,臉上露出一抹絕望,丟下姜九,朝反方向衝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