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未分類

“哈哈!林一兄弟,你竟然沒死!”張無忌笑逐顏開地叫道。

我也能感覺張無忌是真的擔心我的安危,我不由地有點小小的感動。不過還是白了他一眼:“難道你希望我死在裏面不成?”

“哈哈!哪裏哪裏!你能活着回來,我真是太高興了!我就知道帶上你絕對沒錯!”張無忌顯得很HIGH地說道。

小蘿莉也很激動地說道:“哎,你這個傢伙!還挺有本事的!”

沒想到自己一出來就被他們當成英雄一樣地捧着,這種感覺其實也挺好。 “林一兄弟,你是怎麼擊退異靈的?”張無忌顯得很興奮地說道。

他這麼問的同時,我注意到大叔和蘿莉都非常好奇地把目光投向了我,顯然他們也都很想知道我是怎麼擊退他們連開戰的勇氣都沒有的異靈。

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不敢託大,如果異靈只是戰術上的撤退,那麼現在應該在趕來的路上。

於是我急忙說道:“我沒有和異靈交手!異靈不是我擊退的!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不過,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趕緊找個安全的地方,不然異靈再追上來的話我就不知道要怎麼對付了!”

聽我這麼說,張無忌等人都愣了一下,顯然是沒想到這個答案,一定是以爲我還隱藏着什麼本事沒使出來吧。

我環視了一下,雖然光線很弱,但是好歹也看出這裏也是一個比較大的溶洞,而且還有湍急的水流聲,應該就不遠的地方有條地下水脈。

“我們要趕緊離開這裏!”我再一次地重申道。

他們幡然醒悟過來,張無忌立刻說道:“別說那麼多,前面就是地下河!我們先到河對岸再說!”

於是我們摸索着爬下山洞,我們出來的時候好像是在山洞的半空中,下面果然就是一條很湍急的地下河流,水流非常的急,好像是落差很大的緣故。

“前面有座鐘乳橋,我們就從那裏過去!”小蘿莉派出的小蛇果然有點用處,早就探出了附近的地形。

根本就沒有可說的,我們沿着河邊很窄的地帶跑道了鍾乳橋哪裏,小蘿莉卻突然對我們做出了噤聲的手勢,好像有了什麼新發現。

小蘿莉靠過來輕聲地說道:“前面發現有人活動過的痕跡!”

我聽了之後也是有點驚訝:這裏居然還有人活動的痕跡,人類果然很強大。不過,也有可能是和我一樣被蠕蟲異靈追趕到這裏來的也說不定。

“走!過去看看!”張無忌急切地說着一瘸一瘸地走到了前面。

我說哥,你悠着點,那被地下水沖刷出來的鐘乳石橋可不帶護欄的,要是一不小心摔進水裏那被衝到什麼地方誰都說不準。

我們小心翼翼地過了橋之後,在小蘿莉的引導下果然找到一處扔着麪包餅乾垃圾袋的地方,看來真是有人來過。

我又仔細地翻看了那些垃圾袋,其中一個貌似過了保質期包裝袋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也因此我可以肯定就是扔下這些垃圾的人就是胡萊,因爲這種麪包就是我們新民路上一家麪包店自己產的,他們有自己的包裝,所以我一看就知道是從雲海帶過來的,能從雲海帶過來的除了胡萊還會有別人嗎?

“但是這裏沒有出口,他們人去了哪裏呢?”小蘿莉狐疑地問道。

她的偵查能力比我們強很多,老早就偵查完附近的地形了,也因此斷定這裏沒有其他的出口。

我看了看地上的垃圾又看了看四周,這裏幾乎就是一個封閉式的小葫蘆洞,唯一的出路就腳下的地下水道了,不過水流很急,可見落差很大。難道胡醫生是從這條水路走的?

基本上我可以確定胡萊來過,但是現在沒有了他的蹤影,所以只有兩種的可能:一就算從水路跑了,二就是被噬靈幹掉了。

不過我更願意相信前者。

張無忌好像也如此想似的,我看他朝着地下水的下流走了幾步,然後蹲在一旁的石灰岩上觀察着什麼,最後站起來得出結論地說道:“他們的確是從水路走的!”

小蘿莉張大了嘴巴:“水流的這麼急,他們……”

就在這個時候,從我們剛纔出來的山洞那裏傳來了轟轟隆隆的聲音,好像某種怪獸的叫聲也好像是千軍萬馬的奔騰聲,極有氣勢。

“我想我明白他們當時的處境了!”張無忌若有所思地拔出了劍說道,“事不宜遲,我們也只有這一條路可走了!”

極品夫妻 這個時候,我的肚子又很不爭氣地咕嚕了起來,我就非常的納悶,自己好像沒有吃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啊,怎麼好像腸胃很不舒服似的,從今天早上開始就沒停過。

其實我想說的就是,出門探險最怕的可能就是拉肚子了,很晦氣也很折磨人,要是在關鍵逃命的時候肚子來這麼一骨碌那可是連命都賠上了。

不過,我終於還是忍不住了,剛纔只是放屁,現在不找個地方解決不行了。好在洞裏還挺黑的,隨便摸黑找個角落就地解決吧。

爲了不影響我良好的外在形象我還是勉強的忍着捂着屁股跑到了橋的那邊。

“林一兄弟,你這是……去哪?”張無忌先是有點急地問着不過後來看見我的樣子估計是明白了,所以後面兩字就很輕,好像是尾音一樣地。

我過了橋之後,也不管那麼多了,看見那個石鐘乳後面夠黑的,就貓了進去,解褲子……

“唔!好臭!”從對面傳來了小蘿莉叫嚷聲,“林一,你這個傢伙……”


我都覺得自己糗大了,什麼時候不好鬧騰,偏偏是這個時候鬧肚子,什麼臉都丟光了。

歡快地解決了一番,這個時候我頭上不遠的洞口處那種震動的聲音也越來越大了,應該是異靈去而復返了,真是要命啊。

就在解決完畢上橋的時候,我就模模糊糊地看見上面的洞口處黑乎乎的一片像是什麼污水一樣流了出來,煞是噁心。

“林一兄弟,快跳!”張無忌在對岸急切地叫道。

但是大叔卻突然叫道:“慢着!”

我急忙把抽起的身形硬生生地止住了,不過不管什麼情況我還是跑完了剩下的石橋,到了這邊回頭一看,只見那個洞口處本來有一攤像是污水的黑影居然倒流了回去,退縮進了洞口。

“噬靈好像撤退了!”張無忌大爲不解地說道。

大叔也是滿臉的狐疑之色啊, “怎麼會?沒道理!”

結果小蘿莉捂着嘴巴捏着鼻子甕聲甕氣地一語中的,同時也讓我們大跌眼鏡,就是:“他拉的SHI那麼臭,是人都受不了,何況異靈!” 異靈退了是好事,但是我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相反還很糗的感覺。

不過,小蘿莉倒是提醒了我,我之前堵洞的時候異靈不是沒襲擊我嗎?搞不好就我那兩屁的功勞。

原來這異靈也怕臭的。

小蘿莉捏着鼻子走了過來,伸手說道:“把包給我!”

我有點不解地看着她,結果她有點野蠻暴力地將我的揹包搶了過去,不管不顧地拉開,然後在我的包裏翻找着什麼。

雖然我對於她的這種野蠻的行徑感覺很生氣,也嚴正聲明強烈抗議,但是人家小蘿莉根本就不把我的抗議當一回事。

“果然是這樣,你這個傢伙過來看看,你早上吃的這個都已經過期了!”小蘿莉手裏揚着我早上吃剩下的麪包,和胡萊一樣都是在新民路上的那家糕點店裏買的。

我有點糗的摸了摸頭,顯得很不好意思。因爲那家糕點店的糕點確實做的很不錯,但是賣價有點貴,所以沒捨得扔。不知道這算不算因禍得福因爲拉肚子的緣故所以算是暫時擊退了噬靈,不過估計那麼強大的噬靈是不可能因爲那個而屈服,捲土重來幾乎是肯定的,所以還要想辦法找個出路。


“下一步怎麼做?”我故意轉移話題地問道,“我們不是要從地下河走吧?”

張無忌有點無奈地說道:“我們有的選擇嗎?”

的確這裏就好像一個密室一樣,除了剛纔我們逃進來的入口之外就只有這個地下水通道了,而那個入口現在噬靈把守在那裏,以我們的實力老實說很難,所以走地下水道成了唯一的選擇。

“再仔細找找,說不定有出路!”張無忌不放棄地說道。

ωωω✿Tтkд n✿co

一般來說,地下水道長期的沖刷,肯定會衝出比現有河流要大的空間出來,或許真有轉機也說不定。

我們在地下水道的盡頭處摸索着,但是很遺憾並沒有什麼通路,那邊的山壁雖然被沖刷出了一個洞口出來的,但是空間也非常的有限,想要走,就必須要從水裏走。

“都帶了繩子了嗎?”張無忌最後問道。

這個野外求生手冊也提到過,無論幹什麼,繩子是一定要準備一條的,實在不行用來上吊也是一個不錯的工具。

我們四人把自己帶來的繩子頭尾想接之後,綁在附近的一個石柱上。一開始我對他們的皮帶比較好奇,很另類,看上去很堅固的那種,還帶幾個金屬環,現在我終於知道這些環是用來做什麼的了。 他們把繩子從皮帶上的環穿了過去,這樣就能通過反扭繩子可以在急速的水流中停下,而且還能保證就算鬆手也不至於被水衝的不知道到什麼地方去。

張無忌從自己的包裏掏出了一條扔給我,我也馬上依葫蘆畫瓢地繫上然後用繩子穿過。剩下的繩子被扔到了水裏,瞬間就被水流衝的很遠。

至於小白,我本想把它留在這裏的,雖然這裏比較危險,但是跳進水裏我知道我一定保護不了它,那樣它更危險。不管怎麼說,它身形嬌小,有可能躲過噬靈也說不定。但是小白卻怎麼都不肯放手地抓着的我的領子不放。

這是最後做決定的時候了,必須要從水裏走,而且水流的盡頭有什麼等待着我們還不知道,同樣是九死一生。

我們四人面面相覷,出來混早就有了這個思想準備,所以每個人的臉上都嚴肅,很鄭重。

這個時候,從上面的洞口又傳來轟隆隆的爬行聲,應該是噬靈分解成羣之後的移動聲音。

“脫掉棉襖!”張無忌深吸了一口氣脫掉那些厚重的棉襖之後最後下令式地說道:“走吧!”

因爲棉襖吸水,如果掉進水裏,棉襖的重量無異於在腳底綁了一塊巨石,那樣的話離死就不遠了。

大叔第一個義無反顧地跳進了水裏,我是最後一個。

剛跳進去的時候,我就感覺自己是跳上了一張很鬆軟的彈簧牀,然後身體好像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拉扯着,身不由己地旋轉着朝前方流去。 閃婚強愛,伍少的萌妻 小白也第一時間被水流沖走了,我急忙伸手將它撈了回來,緊緊地抓在手裏,高舉着,另一隻手死死地抓着繩子,但是水流實在太急,沖刷着我手都快要磨出火來了。

感覺四周也立馬壓了下來,應該是進入水洞了,只能很模糊地看見前面大叔高舉的雙手泛着的藍光。

不到一會兒,水就滲入了衣服,我就立刻感覺到了那股刺骨的冰冷。

不說都忘記了,現在在這裏可是大雪紛飛的世界,外面的氣溫我就不說了,這地下河水就足夠冰冷刺骨的。

冷的我牙齒直打顫,而且激烈的水流拍打之下,水花濺起,讓我都看不清楚周圍是什麼樣的,也不清楚前面的小蘿莉有多遠,我的全部精力都放在緊緊抓着繩子對抗亂流和寒冷上面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就感覺周圍突然一下子暗了下來,心不由地緊了一下:藍拳大叔呢?

屬於他的藍光消失了!

但是不等我喘口氣地反映過來,我就感覺有股巨大非常巨大的拉扯力將我拉扯了過去,接着就感覺腳下一沉,整個人好像落了下去。

感覺自己失重了,不停地有水花落在我的臉上,讓我有點睜不開眼睛。想要抓住繩子是不可能的,巨大的水流沖刷下來,那可是有千斤重的衝擊力,而我還要抓着小白,另一隻手恐怕早已經被磨破了。

“嘭”的一聲,我又再次鑽了水底,緊接着就感覺一股暖流包圍着自己,這股暖流越來越暖,越來越熱,最後就有點燙人了。

我急忙撲騰着浮出了水面,狠狠地吸了一口氣,鑽出水面的時候果然又再次看見了那道幽暗的藍光,我的心也算是安定了一點。

這裏的水流已經不再那麼急了,像是經過了一段瀑布之後,這裏是水潭。摸了摸腰間,繩子早就已經不見了,於是朝着藍光的方向拼命地遊了過去。

就遊了大約十來米左右的距離,就感覺水變淺了,可以踩到水下的石頭了。

我爬了起來,有點狼狽地抹了一把臉上的水,拖着灌了水的褲子,顯得特別的沉重地一步一步地朝着岸邊走了過去。 值得慶幸的就是,我們四人都完整無缺地出現在了這裏。

我把小白放在地面上之後,整個人像是虛脫地倒了下去, 沒想到的是這裏的石頭居然也這麼燙,我躺下去的時候就有種被放在鐵板上煎的感覺。

小蘿莉走過來踢我了兩下:“喂,你沒死吧!”

我擺了擺了手,沒力氣說話,剛纔也喝了不少的水,現在腸胃還難受着。

張無忌和大叔也一起過來詢問我的情況,我剛纔在上面水裏打轉的時候,頭有點暈,後來又這麼高落差地摔下來,不死都不錯了,實在沒什麼精力了。

看我沒受傷也沒缺胳膊少腿的,他們也就放心了,我們在這裏休息一下,我總算是恢復了點勁之後問道:“怎麼樣?這裏有他們的蹤跡嗎?”

張無忌說道:“從這個方向過去有四五個洞口,小藝妹妹都派出了小蛇進行偵查,目前還沒有得到什麼情報,不過他們應該到過這裏!”

馭蛇召喚師就是爽啊,什麼事都可以讓這些靈力蛇去做,自己卻可以處在一個相對安全的位置,看來以後要是可以的話也學習學習,不說多啊,隨便召喚個兩隻探路也是不錯的。

雖然外面是大雪紛飛,不過在這裏因爲有地氣的緣故顯得暖烘烘的,而衣服粘在身上又很不舒服。所以最後小蘿莉找角落烘衣服去了,我們也整理了一下揹包的物品。

因爲知道進山可能會遇上雨水天氣等情況,所以之前已經做足了準備,衣物什麼的都有用隔水袋裝好,不過我帶的真心不多,估計換了這套就沒的換了,所以換了之後還是得麻煩張無忌用靈術火焰幫我們把衣服烤乾。至於乾糧,我帶的幾塊麪包方便麪什麼的也不多,因爲沒想到會進山很久,所以現在儲備也不是很足。

沒過多久,小蘿莉果然沒令人失望地帶來了好消息,驚呼着:“無忌哥哥,找到了!”

我們都大喜過望,張無忌問道:“確定是他們嗎?哪個方向?”

小蘿莉指着一個幽森森的洞口說道:“這個洞口好像通往下面的,在那裏發現了一些人類的東西。不過,我肯定不是胡萊他們的!”

“具體是什麼東西?”張無忌顯得沉着地問道。

“有很多生鏽的兵器兵馬俑,還有一些罈罈罐罐和骷髏頭!”小蘿莉輕描淡寫地說道。

就從字面上聽的話,我就可以斷定那個洞口裏應該是一條古代的墓葬道,不過這裏怎麼會有墓葬道呢?難道這個洞口連接着一個古代王侯的陵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