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未分類

天雷毫不超出唐帝預料的徑直擊中了他。

“呵哈哈哈哈哈哈….咳 ..哈 哈”隨着全身各處立刻崩裂的痛苦來襲,唐帝放聲大笑,樣子癲狂無比,如同走火入魔的修煉者。

有路過的巡邏聖殿騎士在看到黑雲下雷電火花燃燒中猙獰狂笑的唐帝都避而遠之。這絕對,不是個善茬。


“稟…快回去稟告”巡邏隊的長官愣了一會,命令隊中速度最快的斥候回去稟告。“我們在這裏…把他看住。 恩..牢牢看住。”

唐帝也沒理會遠處畏畏縮縮躲在山丘後的一些聖殿騎士們。這批人,可是和亞里斯塔他們沒法比啊。唐帝這樣想着,好在有火之靈…

短短時間,火之靈又壯大了不少,原燭火一般閃爍,此刻像個小火堆了。唐帝能感到,它欣喜的吸收着自己身上爆裂的天雷之火,甚至順帶吸收了少量的天雷。

基本上能穩住了,唐帝帶着痛苦的乾笑,立身朝着漢城內走去,可能是痛昏頭了吧,他明明是想離開的。

獅王的力量開始不斷的修復燒灼的身體,獅王徽章好像也從天雷中獲得了不太明顯的好處。唐帝身上金光閃閃,紫色天火和火靈紅色赤焰都在燃燒,唐帝雙目通紅,他不得不激發夜叉紋章來強化身體。

不過意識到自己走向漢城城門以後,唐帝也並沒停下。傷痛也激發了唐帝的怒氣和兇戾。那便進吧,怎麼,這城自己還入不得了?

_________________分割線

先來一章 下章還沒煮熟 “怎麼回事?…”漢城的守軍們都注意到了城外不斷靠近的黑雲。本來是晴朗無比,爲何會有那麼一大片烏雲,那片陰影還很快的移動着。

烏雲之下有一團炫目的光彩,在那陰暗之中分外明亮耀眼,起初看來有點多彩絢爛的感覺。

“呃….那,,那是?”漢城城牆之上,一名弓箭手看着城外道路的遠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個紅眼的人影,身上燃燒着兩色火焰,還隱隱帶着金光不急不緩的走了過來。他面目扭曲且猙獰,但看上去是在不斷大笑的樣子。

“敲鐘!!!!!”這道城門的衛長大叫“全體戒備!隨時準備攻擊!”

“哼哼哈哈哈哈哈哈…”隨着笑聲,唐帝身上不斷閃着火花,上身衣服幾乎完全損壞。他一隻手臂立了起來,上面閃着寫詛咒帶來的紫色火花,也有自身火之力的火焰。“更強了…更強了”能夠清晰地感到火之靈的成長,唐帝的精神更爲之一振

“放箭!”漢城城衛們根本沒有詢問就對唐帝展開了攻擊,他實在是看起來太過詭異邪惡了。

再次伸出手上雙爪,經過過上次的碎裂,現在重鑄的手爪明顯更加強大了。也是感受到每次重鑄後的雙爪都更爲強大這一狀況,唐帝才又對它們產生了興趣。否則他直接摸英雄斷劍了。

此刻雙爪之上也因爲詛咒的原因跳躍着紫色的閃電,唐帝揮舞紫光閃爍的雙爪,竟然揮舞出一道較爲密集的紫色電弧網,箭支一旦接觸就立時灰飛煙滅,倒是很給唐帝省事。

念頭一動,唐帝又將火之力加持在雙爪之上,沒想到產生了奇效,雙爪生出兩道焰刃,本來已經半米長的雙爪接近一米了,火焰閃爍看起來氣勢逼人。

“何方妖孽!”此時從城門衝出了十來個聖殿騎士,“速速退去,否則取你性命!”十幾名聖殿騎士身上金光大作,照得這面城牆金光熠熠,一時間彷彿形成一種兩相對峙的局面。

不過並不如他們意,唐帝的腳步沒有停歇。

“邪魔!受死吧!”見到唐帝沒有停下的意思,十人反到先衝了過來,聖殿騎士標準的制式長劍劍尖直指唐帝。

“邪魔?”“哈哈哈哈哈..”唐帝笑着“憑什麼這樣說,看到我殺人放火了?”

聖殿騎士們沒有回話,衝進了陰暗之中,朝着唐帝猛擊而去。

唐帝並沒有乘黑綾躲避,只是揮舞着帶紫色電弧的雙爪朝十人快步走去。

一個照面,聖殿騎士就損失二人。接下來又是二下隨意揮擊,被命中的二名聖殿騎士也用自身武器做了格擋,不過毫無反抗餘地的,他們的劍直接碎裂了,盔甲和身上的肉也被雙爪剜下了大塊。但最重要的是他們立時被紫色雷火纏身,片刻灰飛煙滅。

“逃….!”摸爬滾打,還活着的聖殿騎士開始不要命的逃“回去告訴大人,稟告阿爾薩斯大人!”

大吼着,瞳孔中找不到平日裏聖殿騎士任何高傲的神色。

不過他們沒能夠逃脫,十幾人全部死在陰雲之下。 唐帝在他們身旁一一停留片刻,吞噬他們,而後繼續朝着城門走去。

城牆上的弓兵們狂亂的射箭可是並沒有什麼意義。城衛長大喝一聲,全身鎧甲發紅“讓開!”周圍的士兵們立即全部閃開。

“呀!”一聲吼,衛長雙腳怪力竟然直接將城牆崩裂巨石帶着氣勁全部崩向唐帝。

“轟…”一聲巨響城門也直接垮塌壓向唐帝,雖然猝不及防但是唐帝還是揮舞雙爪,果然很容易的就舞出了紫色電弧大網,一切觸碰到大網的城門石塊無論大小即可化爲粉聶。

這時候,只聽聞一聲“受死!”一名身穿火紅鎧甲的人也就是城衛長雙拳猛轟地面,將唐帝連同他腳下一大片土地震得飛起。

接着祭出一柄巨大的紅色戰錘,戰錘拋飛空中,不斷變得巨大起來。等戰錘開始下墜的時候已經便到了五米之巨,城衛長猛躍起來,雙手持巨斧,怪力揮舞猛地劈中了唐帝,速度極快。

“咳..”雖然立即用雙爪格擋,但唐帝還是被劈飛了,雙爪也沒有異議的再次碎裂。揮舞出的電弧網也直接被劈散了。

唐帝被劈飛的時候清晰的看到那人並沒有紋章,怪不得他也沒有感受到任何加持之力。在唐帝不可思議的瞳孔中,城衛長身影緊隨而至。

衛長手中戰錘一擊之後已經縮小到正常大小,猛錘向唐帝胸膛,砸得紫色電弧爆裂,赤紅火焰也隨之噴涌,與之伴隨的還有唐帝口吐的黑血。

沾染了紫色雷電的同時,戰錘也幾乎在片刻間化爲了粉聶。

“受死!!!”城衛長卻沒有停歇,此刻的他似乎處於一種失去理智的狂暴狀態“這是我的城!敢動着皆死!”

怪力猛砸唐帝,唐帝接着黑綾躲避,不料城衛長速度驚人,竟然在短距離的爆發中跟上了唐帝身形,猛力踢擊將唐帝踢的砸進地面。

可同時城衛長的那條腿也化爲了粉聶,即便如此他還是壓在唐帝身上,雙拳猛砸唐帝的面門“去死….”


可是這句話還沒吼完,城衛長整個也化爲了粉聶。

唐帝微微顫抖了幾下,疏鬆了被狠狠擊打的脛骨,又站了起來。方纔他完全吞噬了城衛長的生命能量,感覺斷腿處明顯有了一陣陣熱流涌動。唐帝發出了舒服的喘息…

觀戰的士兵們無不倒抽冷氣,爭相逃跑。

這時候獅鷲騎士們趕到了“何方妖孽!!!” 爲首之人直視唐帝那深紅的雙眸,將他認了出來“是你…那個通緝犯!”

大家都想起了那個吞噬戰爭天使的罪人,通緝了他很久都沒有線索,沒想到他自己回來了。少了一隻腿,但是更加的強大了。

“你來這幹嘛!還不速速退去”獅鷲騎士們整齊劃一的抽出了武器,有些警惕的保持着距離,他們能感覺,前面那個斷腿之人很邪乎。

“誒….。我到底要不要大開殺戒呢”想想當初被這羣獅鷲騎士追的可是夠嗆,

唐帝就一陣窩火“對不起,風水輪流轉。現在,你們開始逃吧。”因爲剛剛吸收了衛長,體內又充滿了澎湃的多餘能量短時間無法消化完畢,唐帝再次重鑄了手上雙爪,同時也抽出了英雄斷劍。

獅鷲騎士們並沒逃避,他們對自己還是很自信的。 戰勝面前的人,獲得騎士的榮耀,再次晉升。

而唐帝所想,除了報當年之仇,更多的只是想吞噬掉他們。

——————————————————————————分割線

今日就到這裏了。。。。。大家晚安。 百花谷內中部的巨木林林蔭下,一潭綠池之中浸泡着一名俊逸的男子。

說是浸泡因爲他大半部分泡在這綠池的未知液體之中,但又不全對,因爲他是漂浮在液麪之上的。

整個綠潭不住的冒着蒸汽,但潭水卻沒有起任何氣泡,平靜無比。潭水並不透明,綠得清亮的顏色看起來仿若劇毒一般。

一位女子亭亭玉立,站在綠潭邊靜靜的觀望着潭水之中的男子。

淡雅處卻多了幾分出塵氣質。有些寬大的裙幅逶迤身後,優雅華貴。

墨玉般的青絲,簡單地綰個飛仙髻,幾枚飽滿圓潤的珍珠隨意點綴發間,讓烏雲般的秀髮,更顯柔亮潤澤;美眸顧盼間華彩流溢,紅脣間漾着清淡淺笑,這女子正是血玲。

而那潭水之中自然是宋天書。長時間在百花谷內閉門不出的他在枯木老祖的指點之下終於摸到了木道的真正大門。此時正在淬鍊身體,去淨鉛華,灌注自然之力,使他整個人更親近木道。

看到進展很順利,血玲不自覺的面帶着些微笑,她找谷內木道高手費盡心思弄出的這潭綠池,終於是沒有白費。

而宋天書的一樁心事也被血玲很好的處理了————那就是一躺數年未曾醒過的莎莉。血玲經過仔細的查看後是很清楚的確認了莎莉並不處於危險狀況,而更像是一種沉睡,如同某些實力即將提升的修者和異獸一般。


在血玲和幾個谷中元老的努力下,終於創造了一個圍繞莎莉的聚能陣,輔助莎莉更快的完成某些變化。這也使得將莎莉當作親妹妹的宋天書得以放下一樁心事,盡心去修煉木道。

自從宋天書泡進綠池之後就是血玲接手莎莉的飯食餵食工作。百花谷雖大,但並沒有誰是僕人,即便是作爲谷主的血玲,也是拒絕要僕人的。所以這些事情,得要他們親自動手。

換個人來血玲怕他做得不好。總歸還是因爲很看重宋天書,所以對他看重的莎莉也看重起來。

“谷主。”一名衣着華貴面容三十上下的貴婦比較突兀的出現在血玲身後“白眉老人已經脫險,正在您殿下等您問話了。卻不見您蹤影,我猜想您定是在此處,便妄自探訪,還請谷主贖罪。”

“虞姬無需如此多禮。”血玲微微笑着,不過谷主的冷傲氣勢卻是更甚“我這就去見他。這是個什麼樣的人,讓你如此掛心失態?”

……..

百花谷中心的巨木下,一位白眉白髮的黑瞳老者正虔誠的瞻仰着這中心的巨樹。他感覺得出來,這巨樹絕非簡單的體型巨大而已。老者面容和善,鬍鬚如髯,白長而整齊,有一種正派的書卷氣息。

血玲和一名貴婦模樣的女人出現在他面前,白眉老者有些驚異的連忙行禮。他都沒察覺這二人何時來的。

血玲點了點頭示意不用行禮,而血玲身後的貴婦則施以曖昧一眼。

“想必閣下就是這百花谷的谷主,今日一見真是名不虛傳。”老者並沒有誇讚血玲令人驚豔的美貌,他更能夠察覺這個看來單薄的女子體內蘊含着極其恐怖的氣息。他覺得面前的哪是一個美麗的少女,簡直就是一座沒有噴發的火山。

“白眉尊者無需多禮。”血玲面容沒什麼表情,不過聲音稍稍微帶了點關懷“能夠擊傷你的想必也不是泛泛之輩,怎麼還會帶人深入北山狩獵?糊塗之輩?”

“我正擔憂此事。”白眉老人不自覺嘆了口氣“當時雖有諸多人圍攻,但大多都是些烏合之衆。接下何止千萬招,但真正傷到我的,卻只有一招。”

“你能夠肯定嗎?”血玲皺了皺眉頭“那定時某個老輩人物。否則怎麼至於一招傷你如此之重。”

“我能夠肯定。”老者陷入了回憶“那日我結諸多陣法封路,想必破陣之人也正是傷我之人。當時衆多傭兵團,江湖雜魚一同進攻我,招式繁多,失去招架之力的時候我竟然不知究竟是哪一招擊潰了我。”

“有何感覺?”血玲再問


“全身血液沸騰….而後像是凝固了一般。”老者想想依然後怕“還好我及時守住心脈..退走到貴谷獲救..否則定堅持不到此處。感謝貴谷救命大恩。”

“你應該感謝的人生虞姬。 若非是她,你也不會獲救。”血玲淡淡一說,思考着老者所言。虞姬也正是血玲身後那位三十歲相貌的貴婦。

張虞姬語氣有些不滿,更透着些抱怨“每次到了這種時候才知道喚我,平日裏不知忙些什麼。”但片刻又露出笑顏“好在我那天正好守在谷外,否則你這傢伙定要埋骨。你以爲我們百花谷見死就必救麼。”

“……..老夫,謝過張姑娘..”白眉老人把頭偏了偏有些不自然。

“張姑娘張姑娘..這都多少年了。 我都成了老婆子了,你卻還是這副死樣”張虞姬語氣有些嘆惋,有些生氣,但還是有些高興的看着白眉老人一臉不知所措的樣子。

“恐怕是鮮血神殿的人乾的…”血玲搖了搖頭,她想來想去覺得很有可能是鮮血神殿的某個實力高深的血法師所爲。

血玲的話打斷了白眉老人和張虞姬的對峙。“鮮血神殿!!!”白眉有些失態的重複了一遍

張虞姬好像早已知道此事一樣,她此刻關注的還是白眉的表情,並有些偷樂。

血玲並沒有去指責,本來在談要緊事的時候,下面的人如此不嚴謹是大忌。可是一想到張虞姬單戀上白眉老人這事,血玲忍不住很同情她。爲了這個血玲眼中並不值一提的白眉,張虞姬可是空等了百年。

“我先行離去,白眉你就暫留在谷內,一來養傷觀察是否有復發;二來過段日子,我有要事相商。”其實血玲原本的意思是及早把這個谷外人攆走,這裏不太歡迎外面的人的,但是考慮到張虞姬,血玲改變了注意。

“謝謝玲姐..”張虞姬很明白血玲是在給自己面子,又拍打了一下愣在一旁的白眉老人“還不快謝!”

“謝謝血谷主…”老者忙說道。血玲並沒有再回應,消失了身影。

“你以爲百花谷是處善地,想留就留啊”張虞姬看着白眉,說着往白眉身邊走去

“多虧張姑娘相救,我已無大礙。要不,老夫這就回山…”看着張虞姬走了過來,白眉呼吸有些加重後退了一步。

“你要死了,就來找我,辛辛苦苦救了你,你沒事了,就又要走了是嗎?”張虞姬突然爆發,淚水流了下來“還要向以前那樣?你還要這樣躲我多少年?你都快要老死了你這個蠢笨的老傢伙!”

“老夫我…確實欠下姑娘很多”白眉老人有些不知所措“可是老夫我,一定償還。…..還請張姑娘你不要悲傷…”

“償還?”張虞姬真是想打死這個人畜無害的白眉老者“拿什麼?又拿你的破紙敷衍了事?”

“張姑娘,那不是破紙,是老夫耗費數載之功所製作!”白眉老人又聽到張虞姬說他的符咒是破紙,有種職業被鄙視的不滿之感。

“破紙!幾張破紙你捨得耗費幾年!”張虞姬大叫“你還不如陪我幾日。誰要你那破紙!”

“張口閉口破紙,張姑娘,你可以看不起老夫,但是不容許詆譭我所修之道!”白眉老者也激動起來

“你就是個蠢貨!”吼了這句,張虞姬放聲大哭

白眉老人不知所措的站在一旁“張…張姑娘”

而後獨自哭愣了一會兒,張虞姬也好像收拾了情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