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未分類

李策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

「不然呢,那肯定啊。你乾爹是我們的首領,他不見了,我比你還著急。早就混進來調查了。」

慕斯爵臉不紅心不跳的哄騙著鋼鐵直男小李子。

「慕大哥,你真好。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會放著乾爹不管。之前我聯繫不上你,所以就自己混進來了,沒想到你居然比我還先進來,那昨天我對嫂子那樣,真是太麻煩了,對不起。」

李策十分愧疚地朝宋九月再次鞠躬。

宋九月默默地翻了慕斯爵一個白眼,把人給扶了起來。

「你既然都叫我嫂子,就不用這麼客氣了。不知者無罪,那你今天來找我,是有什麼要緊的事情嗎?」

一聽到宋九月這話,李策臉上好不容易下去的紅暈,又重新浮現在臉上。

「其實也沒有別的事情,就是我過來想問你,昨天讓你考慮的事情,考慮的怎麼樣了。」

李策摸著後腦勺,只聽見撲通一聲,從他袖口裡,忽然滑下來一個東西,摔在地上。

是一把閃亮閃亮的匕首。

「怎麼,我要是不同意,難不成,你還要捅我兩刀?」

宋九月雙手抱胸,挑眉看著李策,目光如炬。

「對不起,嫂子,我沒有想要傷害你的意思,就是想著要是你不同意的話,我就嚇唬嚇唬你。」

李策慌亂地解釋道。

「你這個臭小子,好大的膽子,居然還想對我老婆動粗?你這是要造反啊。」

慕斯爵騰地一聲,從座位上激動地站了起來。

「慕大哥你別生氣,我就是想想,絕對沒想過傷害嫂子的。」

李策連忙把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

「那可真是萬幸,不然你很有可能,被我老婆直接從窗戶扔下去。」慕斯爵一臉后怕地說道。

「什麼,原來嫂子這麼厲害嗎?」

李策瞪大眼睛看著慕斯爵。

「我們家,可是我老婆說了算。知道為什麼嗎?」

慕斯爵朝李策一本正經的問道。

「為什麼?因為,你打不過嫂子?」

看到慕斯爵點頭,李策立馬用一種敬佩的眼神,看向宋九月,搞得宋九月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老婆,我看著比李策老嗎?你覺得他,為什麼叫我慕大哥?」顧珩登時大驚失色,一步倒退回去。

「姐,你知道我才八歲吧!」

顧珞笑道:「八歲正是讀書的好時光,莫負少年時。」

顧珩咽了口口水,「你和郁小王爺是商量好的嗎?」

顧珞一頭霧水,「他說什麼了?」

顧珩耷拉著小腦袋,往椅子上一座,一臉生無可戀的表情,「郁小

《上京行醫后我火了》第一百五十六章談心 崔瑰馬上辯道:「嬸嬸,不是我會說話,我是會說實話。我還聽舟兄弟說他師從於您,能十七歲便考中舉人,多得您教誨,我家人想讓我考兩學院府,我原還覺得自己才學不差,可與舟兄弟和扶蘇兄弟一比,差的遠了,我還想往後多來您面前孝敬孝敬,也得您些指點呢。」

公玉明溪笑道:「若學問上有什麼不懂的,盡可來問我。」

崔瑰喜道:「多謝嬸嬸。」

說完又沖七尋和靈玉道:「妹妹好。」

然後又把玻璃房換著詞兒狠誇了一通。

說了會兒話,公玉明溪怕自己在,人家孩子拘束,便讓崔瑰中午在家吃飯,自己則去了書房。

等公玉明溪去了,崔瑰才笑道:「嬸嬸為人親切又慈和,可不知怎的,我生怕在她面前說錯了話。這就是傳說中的不怒自威?」

七尋心道,你那是還沒見著我爹,要不然你對不怒自威這個詞,一定有更深層次的理解!

崔瑰為晏家,玩是真的,談水果生意的事,也是真的。

昨兒他被玻璃窗秀了一臉后,拿出一箱子水果分送各房,總算反秀了一把。我雖然沒見過玻璃窗,但你們也沒見過冬天裡的反季水果吧!

因此他對這水果的生意,越發上心。

他把玻璃窗被打臉,又通過新鮮水果反打臉這茬一說,把晏家兄妹三都說的哭笑不得。但對他這個騷操作,也是服氣。他是給各房都送了,但在他面前顯擺,嘲諷他小地方來的那幾個,他連水果皮都沒給。

他家雖是旁枝,但在宗家這邊,也不是誰都有資格在他面前拿喬的,他要真忍氣吞聲,人家只會更瞧不起他,連帶著他爹娘都失了臉面。

七尋大拇指點贊:「論秀我只服瑰哥你。你就是牛頓的弟弟啊。」

崔瑰不懂就問:「牛頓是誰?」

七尋一臉佩服的樣子:「一個坐在蘋果樹下,被蘋果砸的驚艷了世界的男子。」

被蘋果砸一下是怎麼驚艷世界的?還能被砸整容了?

再說了,他都驚艷世界了,我咋不知道?我難道不是世間眾生之一員?

但崔瑰這下沒有不懂就問,萬一人家真是個名人呢,他要說不認識,會不會顯得自己太無知?

他問:「那他弟弟是?」

小白虎原本癱在柔軟的綿墊上躺屍中,聽了這些話,翻了個白眼,小爪一揮,以靈力划字搶答:「……牛逼。」

崔瑰:……

不是,一隻貓還會寫字了?成精的?

崔瑰一下子從椅子跳起來躲到扶蘇身後,指著布偶貓造型的小白虎,話都說不利索了:「貓…….貓……貓妖?」

扶蘇見他臉都嚇白了,瞪了小白虎一眼,咳了一聲,歉然道:「瑰哥別怕,這是我家養的……貓。不會傷害人的。」

七尋也道:「人都有修士了,獸類成妖也很正常嘛,隆重介紹一下,她是我家小六,叫公玉純,你可以叫他六純。」

崔瑰一路上就見靈玉一直抱著這隻貓,想當初,他還被這貓的顏值吸引過吶,結果呢?人家不是普通貓,人家是貓中妖。

真是嚇死個人了。

一隻貓成妖還罷了,它竟然還識字。這是只文化妖啊。

就是字丑了點。

崔瑰也是個心大的,嘆道:「原來是妖兄,在下崔瑰,見過妖兄。沒想到,妖兄還是只有追求的文化妖。世間之大,無奇不有,終究是在下淺薄了。今得得見妖兄,在下三生有幸。」

小白虎聽他中自己妖兄,繼續划字:「我是姐,叫我純姐。」什麼妖兄妖兄的,真難聽。

家中七靈雖然比她進家門遲,排行靠後,但七尋文化課比她好,武力值現在也比她強,她在七靈明顯擺不了姐姐的款,不想今天衝動之下,偶獲小弟一枚,心情美美噠。

小白虎覺得收了第一個小弟,還尋思著,是不是給份見面禮。

正想著呢,就聽崔瑰特狗腿的叫了一聲:「純姐!」

小白虎暫時沒想到給小老弟什麼見面禮,便貓臉嚴肅,劃出一行字:「社會你純姐,人狠話不多,以後有事只管找我,我罩你!」

扶蘇、七尋、靈玉:……

這都什麼跟什麼!

兄妹三都覺得腦闊疼,七尋一巴掌糊在她的貓頭上:「看把你能的!」

小白虎:「喵!」我有小弟了,公玉小尋你給我放尊重點!

不想人家崔瑰一臉激動:「多謝純姐,小弟以後一定鞍前馬後,您有事也只管招呼我辦!必給您辦的妥妥的。」

小白虎滿意的點了點頭,傲嬌的從自己的珍藏中,取出一顆夜明珠,用靈力托著,遞給了崔瑰。

崔瑰萬萬沒想到,人家純姐一隻貓妖還這般有禮數,激動道:「給我的?」

這麼這夜明珠雖然不大,但也有鵪鶉蛋大小了,寶物啊。

小白虎揚著貓臉,劃出幾字:「見面禮!」

扶蘇笑道:「既是純純送你的,瑰哥只管收下。」

崔瑰其實倒沒真把一顆夜明珠放在眼中,雖是寶物,但崔家又不缺銀子,只是夜明珠畢竟難得,不是說有錢就能買到的,因此真得了,還是挺高興的。

靈玉調侃:「哎呦,六純,你這隻進不出的,今兒竟這般大方?」

自從小白虎有了私房錢的概念后,就變成了實摳虎,除了給美娘家用,那真是恨不得路上撿一文錢都收進她的神獸空間里。

崔瑰拿了夜明珠,也解下身上的玉佩,遞給小白虎:「純姐大氣!既給了小弟見面禮,小弟自當有孝敬!這玉佩成色還不錯,小弟拿來裝點門面用的,現送給純姐,萬望不棄。」

小白虎瞧著這玉佩上的雕花挺好看的樣子,又是小弟孝敬,便高興的收了下來。

之前她也收過禮物,但那是長輩們給的,和這個小弟的孝敬,意義完全不同。這可是她虎生第上次收小弟孝敬吶,嗯,具有紀念意義,收好!

被小白虎這一打岔,崔瑰差點忘了說水果生意的事,還是扶蘇笑問:「瑰哥今兒過來,是想問水果生意的事?」

崔瑰這才記起正事:「是呢。昊弟不在,這生意還能做嗎?」

。 「可惜色狼被禁賽了,要不然憑藉着色狼那爆表的戰鬥力,拿下此次考核絕對輕輕鬆鬆!」說完,大白兔也是輕輕一跳,整個身子也是躺到了柔軟的沙發上,嘟著小臉不開心起來。

她的不開心是因為林長青這個免費暴力輸出被蕭院長給Ban了……

「大白兔,你這是想讓我當工具人?就算沒被禁賽,我好像也沒說過同意跟你組隊吧?」剛泡完腳來到客廳的林長青也是納悶起來。

大白兔,不要以為你小小名叫熊大,就想讓我給你當工具人!這個…你得加錢!!

「呵,讓你跟兩個美女組隊還不樂意了!學校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跟我和牧姐姐一起組隊那!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色狼!!!」大白兔看着坐在自己一旁的林長青,也是一臉的嫌棄樣。

嗅着空氣中飄來的清香,在看着那在自己眼前一晃一晃的大玉兔,林長青那心情也是瞬間好了起來,這心情一好,他也就沒選擇跟大兔子計較。

是是是,你說的對,你熊大,你有理……

「不過剛剛嬌嬌說的也對,返校之後的團隊大亂斗才是重點,你們兩個如果想在這次考核里取得一個好名次可以找幾個實力強勁的人組隊。」林長青也是建議道。

反正自己被老蕭給禁賽了,對這次考核也沒啥念想了。

三步塔修鍊名額與其便宜別人,還不如便宜自己養的這兩金絲雀…

關於此次的考核內容,找到暗影妖獸倒是其次,將暗影妖獸成功送到指定的地點才是關鍵。

要不然就算是你找到的暗影妖獸,但是如果暗影妖獸在半路被人給劫了,那獲勝的一方還是將暗影妖獸送入鐵籠里的隊伍。

「可是我認識的人里好像沒有像你那麼厲害的……」聽到林長青的建議,艾圖圖也是皺起了眉頭,開始在腦海中思索起合適的人選。

不過思前想後想了一大頓,她發現自己認識的人中,竟然沒一個合適的人選,要不就是太丑,要不就是實力太矮,要不就是…總之大白兔心裏是有一萬個拒絕的理由。

最後大白兔也是陷入了深深的煩惱之中,怎麼關鍵時刻,自己想找幾個隊友就那麼難!

「嘖嘖嘖,你不是堂堂艾家大小姐嘛。每天在學校里,你屁股後面不都跟着一大群備胎?還愁找不到合適的人?」林長青見到艾圖圖一臉煩惱的樣子,也是打趣了一句。

畢竟是童顏,在加上艾家那龐大的背景,這雙雙加分之下,學校里明面上追求艾圖圖的男同學可比牧奴嬌多了去了。艾圖圖也是將這些追求她的人統統稱之為備胎……

至於追求牧奴嬌的人為啥那麼少,因為牧女神在外人眼中實在是太高冷,太御,太有女神范了。

對於大部分的平民學生來說,牧女神是屬於那種只可遠觀而不可……

「那些備胎太煩人了,要不是他們家的長輩跟我爺爺認識,我早就讓我哥打斷他們的腿了!」大白兔聽到林長青提到的備胎,也是很無語的開口了。

這些備胎要顏沒顏,要實力沒實力,要啥沒啥的,也就他們出生的好…

整天像個舔狗似的圍在自己身邊,真是煩死了!就這樣,還想追老娘!下輩子吧,不,下輩子都別想……

不過就在下一秒,艾圖圖像是想到了什麼好主意,眼睛開始撲閃起來。

望着自己一旁正在十分葛優躺的林長青,她也是把自己的小腦袋主動探了過去,然後滿臉期待的開口問道。

「色狼,你那麼厲害,在學校里肯定也認識一些厲害的人吧,要不你幫我推薦兩個厲害的學生吧?」

「有啥好處嗎?」望着探過來的腦袋,林長青也是隨口問了一句。

「哎呀,林長青!!你可是我的一號備胎啊!難道你不感到很榮幸嗎!」艾圖圖也是一臉得意的開口道。

「大兔子,不要以為大,你就可以肆意妄為!」聽到這話,林長青也是凌亂了起來。

你這真是什麼話都敢說啊!自己啥時候成了你的一號備胎了?我本人怎麼不知道?而且自己為啥還要感到榮幸??

大兔子,你現在真的分不清家裏的大小王了!

為了讓大白兔能清晰的分清家裏的大小王,他那手也是朝着大白兔那探過來的肉嘟嘟小臉掐了過去。

早就想掐你這張肉嘟嘟的小臉了,今天正好送上門來了,看你還皮不皮!!!

還別說,肉嘟嘟的,手感很不錯嘛…

「啊!色狼!別掐我臉!在掐我就咬你了!反正我不管,就要你幫我們找!」推開林長青那掐著自己臉蛋的手,大白兔也是鬧起了小脾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