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未分類

落目看去,楚帝發現在冷宮瑤體內,存在兩股氣息,一冷一熱,互相碰撞在一起。

能夠看出,她體內的寒氣在刻意壓制著那股熱氣,可要是壓制不住,隨時會爆體而亡。

楚帝移步上前,來到冷宮瑤身邊,一抬手,直接將她體內熱氣引出。

熱氣離體,冷宮瑤發出一聲低吟,緩緩睜開雙目,環顧四周,忽見楚帝站在她身邊。

倏地騰起身影,一臉戒備的看著楚帝。

這座宮殿是她的寢宮,沒有她的允許,就算是冰族內任何人都不能進入。

更何況楚帝還是一名男子。

冷宮瑤面色微冷,「你是誰,為何出現在此。」

楚帝淡然道:「你不應該先好奇,是誰幫你化解了體內的火毒之氣?」

冷宮瑤不是傻子,看著楚帝,「是你,你究竟是誰?」

楚帝道:「冰族族長。」

冷宮瑤笑道:「閣下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吾才是冰族族長。」

楚帝看著冷宮瑤,「你看朕像是開玩笑?」

頓了下,他繼續道:「你以前的確是冰族族長,但現在已經不是了。」

冷宮瑤起身,移步朝著宮殿外走去。

咯吱。

宮殿門打開,冷宮瑤身影出現。

冷九陰和冷青璇連忙迎了上去。

冷宮瑤目光落在兩人身上,質問道:「他是怎麼回事。」

冷九陰尚未開言,一側,冷厄沉聲道:「宮瑤,還不見過冰族新的族長。」

楚帝靜靜站在那裡,冷宮瑤一臉錯愕的看著他,「老祖,到底發生了什麼。」

冷厄道:「九陰,你告訴宮瑤發生了什麼。」

冷九陰點點頭,把發生的一切全部告知。

冷宮瑤臉色陰晴不定,沒想到在自己昏迷期間,冰族發生了這麼多事情。

她倒不是在意冰族族長的位置,只是擔心被有心人佔為己有,冰族會因此走向滅亡。

但聽到楚帝出手擊殺炎烈,重創炎通天,冷宮瑤對楚帝充滿了好奇。

看他的根骨,還非常非常年輕,竟擁有逆天修為,可以把火族老祖擊退。

當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這時。

楚帝看著冷九陰,突然開口道:「冷姑娘,老族長已經安然無恙,你答應朕的要求,是不是可以兌現了。」

冷九陰點頭,「族長,現在整個冰族都是你的,冰族至寶當然任由你使用。」

說著,他目光朝著冷宮瑤看去,「為了救老族長,九陰擅作主張,還望恕罪。」

冷宮瑤並沒有動怒,沉聲道:「應該的。」

楚帝出手救她性命,冷宮瑤並非不識好歹之人。

在與火族大戰之前,她本就想把族長之位傳給冷九陰。

不過。

現在看來楚帝要比冷九陰更加合適。

一名擁有冰火之體的少年,坐上冰族族長,這對冰族而言,或許是一次機緣。

這一刻。

冷厄上前,開口道:「族長,冰族至寶盡在聚寶閣內,如果族長需要,隨時可以前去,絕對沒有一人敢阻擋。」

「不過,老夫知道一件至寶,不知族長感不感興趣。」

楚帝微眯眼睛,看著冷厄道:「不知冷老所說的至寶是何物,現在何處?」

冷厄道:「火族第一至寶,火靈盾。」

火族至寶?

楚帝沉聲道:「冷老的意思,是讓朕前往火族去取?」

冷厄搖了搖頭,笑道:「族長,火靈盾就在冰族,被冰族先祖封印在萬冰山下,火族之所以不惜一切代價攻打冰族,就是想要奪回這件至寶。」

「原來如此。」

「請冷老速帶朕前往萬冰山!」

楚帝沉聲說道。

冷宮瑤上前道:「族長,萬冰山是冰族禁地,其中蘊藏萬年寒冰,一旦進入其中,危險萬分,要是被寒氣入體…………」

楚帝笑道:「無妨,朕有它。」

說著。

他一抬手,帝寒珠出現在掌心中,冷宮瑤目光落在帝寒珠上,一臉錯愕,難以置信。

「族長,居然得到了帝寒宮中的帝寒珠,如此進入萬冰山將沒有一點問題。」

冷厄,冷宮瑤帶領下,楚帝身影出現在萬兵山下。

眼前巨峰高聳入雲,千刃寒冰凝聚,看上去鬼斧神工。

楚帝即便是有帝寒珠,隱約中亦是察覺到一絲森寒。

「族長,此處便是萬冰山,入口就在前方,老夫只能送族長到這裡。」

「為何。」楚帝問道。

冷厄繼續道:「回族長,封印火靈盾之地,乃是萬冰山最深之地,哪裡的寒氣老夫無法承受。」

楚帝點頭,「既然如此,冷老和冷前輩就在此等候!」

聲音落下。

他身影化為一縷精芒,朝著入口疾衝過去,前行中,「前輩,這萬冰山裡面有沒有危險?」

蒼帝道:「不知道。」

楚帝:「………..」

「是沒有,還是前輩察覺不到?」

蒼帝笑道:「你是在害怕?」

楚帝又道:「朕豈會害怕,只是問一下,好早做準備。」

蒼帝道:「問就沒有!」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十七章【武技的加成效果】

基本上只要玄妙子講課,小川都會到場,前幾天主要是因為招收新人弟子,所以停了幾天,小川便增加了自己的吐納修鍊時間。現在他的內功心法已經練到了三層初期,但因為缺乏丹藥的輔助,導致他的修鍊進度慢了下來,雖然仍舊比大多數同等修為的弟子要快很多,按照目前的進度,他需要再修鍊半年左右,才能晉級第四層。

蹲坐久了就很容易變成趴著,還容易打哈欠,小川聽玄妙子用不緊不慢等同催眠的語調說道:「我宗門武學前三層以心法為核心,不重武技。到了第三層開始,則在修鍊心法的同時修鍊武技,主要分為流雲劍法、流雲拳法和流雲掌法,配合輕功流雲步。武技的修鍊在中期同樣重要,可以輔助心法獲得提升。」

聽到這裡,小川身子一下子坐直了,開始認真聽講。

只聽玄妙子繼續說道:「流雲劍法輕快靈動,取流雲之無痕、空靈之境,嚴格來說不注重具體招式,只要感悟了意境便可以肆無忌憚融合任何一派的劍術,是一門重意不重形的特殊劍術。流雲拳法則重形不重意,講究氣勢的疊加,層層推進,不斷提升威力。流雲最初無形,后層層疊嶂,則化為如山雷雲,化作萬鈞雷霆,又可以春風細雨,令人難以把握捉摸。所以流雲拳法必須要將其八八六十四個招式給練得滾瓜爛熟,到了一招一式間盡顯氣勢,方能克敵制勝。流雲掌法以柔克剛,取雲之綿柔外形,暗含反制之力,招式和意境並取,不可偏頗,較難把握。這三門武技,以流雲劍法最難,掌法其次,拳法最易。當然,最易只是相對的,六十四招拳法想要運用純熟,沒有兩三年功夫是很難做到的。不過單輪武技對心法的輔助作用,則以劍法為最,掌法次之,拳法最次,所以你們在修鍊的時候,一開始就要選擇好武技,不要中途而廢,白白浪費了精力,也影響了自己的心境。」

小川此時聽到玄妙子的話后,頓時眼睛變得炯炯有神,原來修鍊武技對提升心法也有幫助,自己現在處於緩慢提升期,正愁沒有輔助的手段。再說,單單靠丹藥輔助,也容易影響自己的體質。

文若英在告誡小川修鍊武道的時候提到過,丹藥永遠都只是一種輔助次要手段而不是提升內力的主要手段,因為依靠丹藥獲得的內力,短時間內看似效果很好,但是隱患很大,容易透支自己的潛力。

江湖上的那些高手,只有在遇到瓶頸期或者沒有什麼辦法的時候才會想到用丹藥衝擊自己的修為,修鍊初期倒是看不出什麼隱患,但是越到後期,就會影響他們最終的修為成就。

武者修鍊一般分為築基期、培元期、破功期和衰退期四個時期,築基期就相當於小川現在的階段,注重武者基礎的資質,要將自己的經脈、丹田盡量擴充,以便為日後的提升做準備。這個時期如果攝入太多的丹藥,就會影響經脈和丹田的成長。

到了培元期,則需要積累,大量的積累,不斷強化自己的經脈和丹田,同時武者心境也要跟上,做到千載積累一朝勃發。

破功期是武者實力的巔峰時期,在基礎和積累都準備充分的情況下,武功會迎來一個質的飛躍階段,大凡六大派的頂尖高手都是處在這個時期。不過有的高手破功期只有短短一兩年或數年時期便迅速衰落,有的高手則可以維持十數年的破功期,極為強悍,這個時候就要比較武者體質的差異,越是前期攝入丹藥過少,則破功期持續的時間則越長。

在這之後便會迎來衰退期,一方面是因為盛極而衰的自然之力,無法避免。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年齡或傷勢或心境,總之衰退期的高手如果不懂得自我保養,或付出更多的努力,則武功衰退得非常厲害。

目前六大派的頂尖高手中,明面上以各派掌門、副掌門及少數幾位長老為尊,當然也有一些出類拔萃的頂尖弟子也在這個行列,不過位置自然還是要靠後。暗面上不乏一些私下培養的門派高手或者太上長老,不夠這些太上長老雖然屬於頂尖高手,但幾乎無一例外都是處於衰退期,隨著年齡的增大,他們/她們的武功會江河日下,最終淪為普通武者。

小川決定了,他將以流雲劍法為主,兼修流雲掌法,如果還有餘力,則再修行流雲拳法,三系同修很少有人會這麼做,但小川想試試。畢竟每一門武技都對心法修鍊有幫助,如果三系同修那豈不是1+1+1>3?

抱著這樣單純的思維,小川做出了自己接下來影響他武道生涯的決定。

下課後,小川沒有直接回宿舍,而是來到那片他經常修鍊的紫竹林里,找了一條粗壯跟刀劍差不多的竹條作為佩劍,然後幻化成亞人形態。

三門武技的口訣他早已背熟了,自從重生為貓后,他發現自己的記憶力變得有些變態,往往背書幾乎是過眼不忘的程度,讓他一度很進驚恐。好在這種驚恐變成經常性的習慣后,也就無所謂了。

現在他早已在心中將《流雲劍法》的口訣過了一遍,其實這門武技的口訣很簡單,總共就六百多字,一篇高考作文都不如。但就是這六百字可以想象的東西太多了,有種看論語註解比看論語還麻煩的程度。

文若英給他的武技口訣是經過她篩選摘錄的,去粗存精,只讓他明白較為準確的含義即可,至於其他的延伸,文若英以她自己的經驗告訴他,看多了別人的註解不是好事,因為很容易失去自我思考的動力,也容易畏首畏尾,反而不利於修鍊。盡信書不如無書的道理小川也懂,但是真正能做到的還是少數人,幸好有文若英這個學霸的幫助,小川可以安心無憂地去修鍊。

月華之息今日在前半夜達到頂點,小川利用這段時間變身減少真氣消耗的便利,開始將流雲劍法簡單演示了一遍。雖然重意不重形,但大致基本的招式還是有的,只是口訣里要求,學會了招式之後下一步就是只記住招式的意境,忘記招式的外形即可。

小川演示了幾遍劍法后,總覺得平平無奇嘛,為什麼口訣上吹得那麼厲害,難道我不是練劍的材料?

「不服!」小川於是又演練了幾遍,真氣都有些高竭了,但仍然體會不到那種所謂的空靈無痕之境。

「奶奶個熊的,果然這門武技難度最高。」一生氣的小川便將手裡的竹條扔掉,恢復了貓體,肚皮翹起對著月亮,尾巴左右亂搖擺,來回扭動身體,發泄不滿。

「什麼是空靈無痕之境,什麼叫忘記招式……不懂……」小川盯著碩大的月亮,發泄著不滿……隨著雜亂的情緒被排空,心情逐漸平靜下來。

這時的月亮在他的眼中起了變化,似乎那裡面的陰影越看越像一個人的影子。

「難道是嫦娥仙子?」小川第一個想到神話傳說,隨即又自嘲道,月亮上光禿禿的,哪有什麼嫦娥仙子和吳剛,也沒后桂花樹之類的東西,何必在這裡自欺欺人呢。

忽然,他愣住了,然後沿著一根粗壯的竹子爬到頂端,眺望懸挂高空的那輪明月。

「這個時代的人哪裡可能去月亮上看過有什麼東西,所以在他們的認知世界中,月亮上為什麼不可以有嫦娥仙子之類的人物。於是他們創造的武學自然而然也會有各種神話色彩,當年祖師奶奶也是因為傷心之際眺望明月,創造出流雲心法、劍法、掌法和拳法,她心中所想和我這個經歷過現代文明的現代人肯定對一樣自然事物的看法不一樣,為什麼月亮上的陰影不能看做是嫦娥仙子,既然這門武功追求的是流雲的意境,那我以明月仙子來代入又有何不可?」想到這,小川覺得眼前豁然開朗,自己一直都沒有融入這個時代,仍然以一個現代人的視角看待這個古代世界,所以在領悟這些古代文化,包括武學文化的時候,其實是存在隔閡的,壓制了想象力。

於是,它重新吐納了一個時辰將真氣給補滿,隨後繼續變換為亞人形態,再次握著代表刀劍的竹條,一邊望著明月那陰影之中的「嫦娥仙子」,一邊演練流雲劍法。

這一次便有了完全不同的感覺,彷彿只需要跟隨月亮里的嫦娥仙子練習劍法就足夠,不需要去刻意想象空靈無痕是什麼意境,沒有了著相的隔閡。

一遍……兩遍……第三遍……終於體內真氣的增長有了明顯的變化,不再是平日里吐納修鍊時那樣,一絲一絲地增長,而是一絲積累成一捆這樣增長,不可同日而語。雖然真氣因為變身的緣故在迅速消耗,但是丹田真氣的增長竟然一時間抵得上這種消耗,讓他也不由得吃驚。

可惜到了下半夜,月亮逐漸隱去,失去了「嫦娥仙子」的「指導」,小川終於從那種渾然一體的感覺里退了出來。

重新恢復成貓體狀態,小川感受了下自己丹田內的真氣,發覺效果驚人,今天夜裡的修鍊進度抵得上平時十日的修鍊,果然以武技配合心法,才是修鍊的正途,丹藥雖好,卻後患無窮,而且也很費錢,小川高興地對著即將消失的月亮感激地喵了一聲作為感謝。

。 夜已深,好不容易脫身的雷凌,跑到樓道無人的角落,站在窗戶近前,看向窗外光彩奪目的美麗景色。

他許諾幫助花小蕊,自然不會食言。

這是他第一次,在花小蕊面前極力站出,主動幫助花小蕊解決問題,也是為了他們的關係更進一步。

拿出懷裏的電話,雷凌再次撥通那串神秘的手機號碼。

嘟!

電話接通,對方似乎一直守候在電話身旁,總能第一時間接聽。

「喂?讓天月彎招標負責人,主動與我聯繫,此事不能讓外人知道我的身份。」

接通電話,雷凌聲音變得有些沙啞低沉,語氣與以往大有不同。

「是!老大放心!」電話中,傳來神秘男子的回應,沒有多說,電話便直接掛斷。

啪!

收起手機后的雷凌,直接點燃了一根煙放在嘴裏。

嘀嘀……。

吞雲吐霧,一根煙剛剛抽到一半,雷凌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喂?」

沒有去看電話號,雷凌直接接聽。

「大人你好,我是天月彎項目招標負責人名叫『徐濤』,您有什麼吩咐儘管說。」

來電的這位,正是雷凌要找的天月彎招標負責人徐濤。

徐濤在電話中,對雷凌可是畢恭畢敬,以大人作為稱呼。

「天月彎項目只能天鳳集團來做,此事我不想重複二遍,記住不許對外聲張,我的身份只有你我知道即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