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未分類

豈會被能上戰場的士兵所知曉。

當然,這種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很快,勞爾瑞思心中便做出了決定。

那便是加快征戰開普賽文明的步伐。

爭取早日將開普賽文明變為泰拉文明的第三個星際殖民地。

在勞爾瑞思想來,能與開普賽文明相交的文明肯定不會是高級文明。

一旦自己將開普賽文明變為泰拉文明的星際殖民地,就算是對方趕到,也只能選擇放棄。

畢竟,泰拉文明可是出於宇宙二級文明的巔峰。

於是乎,原本駐紮在此地的泰拉大軍開始快速的朝着開普賽文明的大本營移動。

凱瑟琳娜寢宮!

經過一天的工作,凱瑟琳娜已經疲憊到了極點。

可是就在她剛躺下不久,寢宮的大門便被人敲醒。

聽着那急促的敲門聲,凱瑟琳娜無奈之下,只能拖着疲憊的身軀,將門打開。

門外,站着數位身穿戰甲的戰士,其中一位面帶焦急的說道:「女王陛下,剛剛得到消息,泰拉大軍正向我們襲來,恐怕對方是抱着速戰速決的想法。」

什麼!

凱瑟琳娜一聽,頓時大驚失色。

自從泰拉文明入侵以來,雙方不過就是爆發了幾波小規模的戰爭。

在凱瑟琳娜看來,泰拉文明是不想過多的傷及開普賽文明的人。

免得到時候無苦力可用。

可是現在,泰拉文明的軍隊快速向宮殿的方向系列,明顯就是收到了什麼風聲。

忽然,凱瑟琳娜的神色變得非常的不自然起來。

自己剛剛才宣佈聯繫上龍淵星,可是泰拉文明就全軍出動,這期間是否有什麼聯繫不成?

門口站在的失敗見到凱瑟琳娜沒有任何反應,連忙說道:「女王陛下,不出兩個小時,泰拉文明的大軍就會抵達這裏,咱們是否派出軍隊狙擊?」

聽到這個聲音,凱瑟琳娜總算是從震驚當中恢復過來,冷聲道:「將所有能動用的軍隊抽調過來,必須要阻擋住泰拉文明的軍隊。」

這座宮殿乃是開普賽文明的象徵!

一旦這座宮殿被攻破,那麼開普賽文明也就徹底完了。

所以無論如何,凱瑟琳娜都要保住這座宮殿……至少在龍淵星的援兵抵達之際,這座宮殿不能失守。

距離宮殿五百公里之外的地方,密密麻麻的泰拉士兵正快速的前進著。

空中,一架架造型獨特的戰鬥機排成一個奇怪的陣型,朝着那座宮殿前進著。

此時,開普賽宮殿之前,嚴正以待!

無數的開普賽戰士聚集在宮殿之前,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戰爭。

至於開普賽那些『開國功臣』則是站在城牆之上,眼睛死死的盯着某個方向。

「該死的,泰拉文明的軍隊為何會在這個時候進攻?難道他們知道我們開普賽文明已經找到援兵的消息了?」

「女王陛下只將這個消息告訴給了我們這些忠臣,泰拉文明絕對不會知曉這個信息。」

「會不會是有人出賣了開普賽文明,將這個消息透露給了泰拉文明?」

「不可能,一旦開普賽文明成為泰拉文明的星際殖民地,對於這個文明上任何生靈沒有半點好處,絕對不會有人出賣開普賽文明。」

聽着大臣們的議論聲,凱瑟琳娜眼中閃過一絲精光。

反觀麥爾斯這個傢伙,臉不紅心不跳,彷彿這件事壓根就沒有關係一般。

其實在這件事情上,麥爾斯處理的可謂是滴水不漏。

回到自己的府邸之後,他故意將這個消息告訴給即將奔赴戰場的護衛。

因為隨後再設計讓那個知曉這個消息的護衛落入泰拉人的手中。

憑藉泰拉人的手段,自然很容易從那個護衛當中得知這個消息。

麥爾斯知道,就算是泰拉人對這個消息半信半疑,也會提前發動戰爭。

事實也正如麥爾斯預想的一般。

儘管勞爾瑞思對這個消息將信將疑,可是最終還是決定提前發動戰爭。

儘管泰拉文明的軍隊距離宮殿還有兩百公里,可是雙方都已經發現了自己的存在。

當開普賽這邊的人發現泰拉文明攜帶的武器裝備之後,臉色皆是一變。

雖然只是跟泰拉文明爆發過幾次小規模的戰爭,但是開普賽人依然知道這些武器的厲害。

「該死的,這次泰拉文明是鐵了心要將我們開普賽文明變為了他們的星際殖民地,竟然派出了這麼多的兵力和如此先進的武器設備。」

麥爾斯怒罵了一聲,隨後走到凱瑟琳娜跟前,一臉凝重的說道:「女王陛下,這次泰拉文明來勢洶洶,咱們必須要做出殊死一搏的準備。」

「我願意帶領開普賽所有的戰士跟泰拉文明進行決戰。」

凱瑟琳娜至今都不清楚,究竟是誰將那個消息告訴給了泰拉文明。

不過見到眼前的場景,她也知道這一戰勢在必行了。

就在凱瑟琳娜準備下令之間,頭頂正上空的空間開始變得扭曲起來。

緊接着,一座巨大無比的鋼鐵巨獸出現在他們的視線當中。

仔細一看,正是龍國的戰爭堡壘。

這也代表着,蘇寒重返開普賽行星了。

不過此時凱瑟琳娜心中卻產生了一個疑惑,開普賽文明距離龍淵星數萬光年。

按理來說,從龍淵星趕到開普賽文明,至少也得需要一個星期的時間。

可是此時距離自己與蘇寒取得聯繫僅僅過去二十四個小時。

他們是怎麼用這麼短的時間,感到開普賽文明的? 那店家苦笑不已。

只聽坐在角落的王家三公子道:「來者是客,科老頭兒,莫要無理,待會兒有客來,你再多置辦一桌酒席便是。」

那店家見到王家三公子在此,吁了口氣,忙拱手笑道:「是,是,小老兒糊塗,這就去辦。」

「不用了,我有些累了,就先回房休息了,店家,還請前面帶路吧。」那清麗女子淡淡道。

王家三公子微微一怔,旋即想到什麼,只苦笑一聲。

店家瞧了王家三公子一眼,見他只仍自顧自的喝酒吃菜,點頭笑道:「如此也好,怠慢兩位了,還請恕罪。」

到了後院,兩人才知這在街面上看起來一般的客棧,竟有個頗為寬敞雅緻的後院,單是二層長樓便有四座,每座房間不下二十,堪稱廣闊。

領二人到了最偏僻的一間長樓,挑了兩間最好的房,老者才道:「按照兩位姑娘吩咐,這一層十二間,除了二位,再無其他住客,二位好生休息,至於酒飯,待會兒自有丫頭送來菜譜,替二位置辦。」

高髻女子點頭道:「如此便有勞了。」

見那老頭兒走遠,兩人進了一間房,高髻女子摘下面紗,露出一張精緻雪白的瓜子臉蛋,竟正是從**而來的東夷夢仙子尋鍾靈。

那清麗女子坐在桌旁,也除去面紗,紅唇瓊鼻、肌膚若雪,即便眉間含煞含憂,也美得不可方物,竟正是孟軻丫頭!

二人一路北上進入東夷境內,歷時十幾日,今日正好經過雷神一部與東南二十六部的交界之處。

這怯雲部原是二十六部之一,然則月余前一次大戰,二十六部丟了三部,這怯雲部便是其中之一,然而青帝軍不知為何忽然撤離,二十六部聯軍又沒人前來收復,這怯雲部便成了個尷尬境地。

尋鍾靈一邊關門,一邊笑道:「你那位小情郎倒是頗為威望,如此偏遠鄉鎮,也有他的仰慕者。」

孟軻輕哼一聲,道:「一個傻瓜而已,為了一群百姓,竟連命都不要。」

尋鍾靈笑道:「他若是個怯懦狠心之人,你如何又能喜歡他?」

孟軻微微一怔,默然不語。

尋鍾靈輕嘆一聲,道:「說起來,倒是我的失算,雖然那唐寧小子擊敗的是中州軍,但後來既然出了東皇十三衛和那東皇山的老妖怪們,只怕青帝會將這次戰事當做對他的挑釁,你瞧今日那些人個個對東皇太子仰慕已極,便知青帝心中該有多恨他了。哎,你此番前往雷神山,後果倒也難說得很。」

孟軻冷冷撇了她一眼,道:「這於你又有什麼干係?何必假惺惺說這些話。」

尋鍾靈也不惱,抿嘴一笑,道:「這話倒也不假,只是你若死在雷神山,你那位小情郎終有一天會知道這件事,我畢竟是東夷臣民,若因此得罪未來東皇,可不大划算。」

孟軻聞言,想起唐寧的性子,若有一天他知曉自己死在這個女人手上,即便他不曾當真將自己當做未來妻子,只怕也會傾盡全力替自己報仇。

想到此處,心中竟莫名有些甜蜜,又有些酸楚。

轉頭看向尋鍾靈,道:「你是東夷臣民,卻是那雷神的臣民,不是東皇山的,又何必怕他?」

尋鍾靈輕嘆一聲,笑道:「你是**人,不知東夷政事勾連,那東皇山坐擁東夷數千年,豈是沒了一座東皇山就有妨礙的?方才情形便可見一二。

且如今那些老妖怪都出來相助於他,更有東皇十三衛歸來助威,嘿,這東夷最後王權歸屬,誰又能說得清楚呢?」

孟軻不解,卻也懶得多與她談論,只想到唐寧此時不知是生是死,心中全是擔憂,一雙秀眉皺得厲害,只默然不語。

尋鍾靈見狀,道:「你且好好休息,我們兩日後出發。」

「兩日後?」孟軻訝然抬頭。

尋鍾靈道:「此去雷神山,中途倒也有些其他事情,剛好王家據此不遠,有位故友,倒也正好去見見。」

……

翌日清晨,忽如其來的大雨傾盆。

孟軻起床推開尋鍾靈的房門,卻不見人,想起她說要去見一位王家故友。

逃走的念頭在腦中一閃,旋即消散無蹤。

逃走?途中她已經試過兩次了,均以失敗告終。

只要她脖頸上紫葉紅花標記不消,她很清楚自己就絕然逃不了。

那紫葉紅花乃是以一種秘法將靈器封印在體內的法門,她並非靈器之主,更不通那顯然來自東夷上層的詭秘秘法。

戴上面紗,下了樓,正遇到昨日的王三公子站在屋檐之下,看着街道上大雨如注,似入了神。

孟軻與他不過一面之緣,且這第一次見面便對他印象極差,不為其他,只因此人說唐寧愚笨。

自己尚且捨不得說,其他人自然更不可以。

若是平日,她早已一劍取了他性命,不過如今修為不存,又身為階下之囚,哪裏有本事殺別人?

孟軻走進雨中,下意識心念運轉,想要引導真氣化作屏障阻擋大雨,卻忽覺臉頰微涼,絲絲冰冷雨滴順着臉頰滴落下去,才忽然想起自己修為被封,別說真氣外放,便是運轉真氣發力也難以做到。

此時的她和尋常女子着實沒有太大區別。

輕嘆一聲,孟軻重新退回屋檐之下。

那王三公子在旁笑道:「姑娘想什麼,竟如此出神?連這漫天大雨也不在姑娘眼中?」

孟軻理也不理,更不瞧一眼。

王三公子卻忽然朝她行了一禮,笑道:「在下昨日出口不遜,惹惱姑娘,還請恕罪。」

孟軻側頭望了他一眼,道:「你何曾出口不遜得罪過我?」

王三公子笑道:「在下昨日貶低東皇太子,看姑娘眉目,似頗有怒色,想來該是與那位太子殿下相熟。背後說人之短,實非君子所為,是在下失言了。」

「你愛胡言亂語,也自是你的自由,無需向我解釋。」孟軻道。

王三公子搖頭道:「那倒不是胡言亂語。」

孟軻淡淡撇了他一眼,也不接話,店小二剛好走出門來笑道:「姑娘想必是出門忘帶雨傘,這是店中備用,姑娘若不嫌棄,且用着便好。」

孟軻瞧了那雨傘一眼,上面蛛絲糾結,灰塵沾染,傘柄之處雖然明顯擦拭過的,但隱隱仍能看出陳年油垢,想來許久未用過了,不禁微微皺眉。

王三公子見狀,從身後牆邊拿過一柄雨傘遞來,笑道:「姑娘若不嫌棄,在下這柄可借於姑娘用用。」

孟軻撇了一眼,只覺得他人雖然討厭,這傘卻畫風清麗,端的好看,伸手接過,卻回頭對店小二道:「多謝。」

說着,撐傘便走入雨中。

店小二、王家三公子都是微微一怔。

「當真是個妙人兒……」

說着,王家三公子苦笑一聲,從店小二手中接過那柄舊傘,也跟隨走入雨中。

。 任誰都沒有想到,龍淵星竟然會如此輕易的就滅掉了大乾帝國。

說起來,也算是大乾帝國倒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