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未分類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五上界計劃的真相,我心中有着不祥的預感,這次他們的計劃一定是個驚天大謀!現在我們可以找到天神文,那個傢伙負責這邊的駐守,肯定知道些什麼!”

“好,現在我們就去找那個傢伙,他肯定還在外圍!”

嗯,凱勝點了點頭,兩人一起向着來路飛回去,一路之上凱勝發現天神家族已經全面運轉了,整個斬聖家族都在他們的控制中。

還好兩人實力都是異常的強大,化爲一黑一紅兩道流光從空中一閃而過,見到的人都以爲是看花眼了。

不一會兩人就到達了外圍,此刻凱勝的亡靈大軍已經所剩無幾了,畢竟一些是組織嚴格訓練有素的天神家族的軍隊,一個是實力參雜,智力不高的亡靈生物,相比之下孰強孰弱,一看既知。

出乎凱勝的意料,那四個雙劍骷髏劍士和阿呆正組合成一個奇異的陣型,依然造成很大的殺傷力。

只見阿呆處於最中間,四個雙劍骷髏劍士在外圍以他爲中間圍成一個圈,整個陣型看起來像是一個盛開了的菊花。

但是這可是一個殺戮之花,旋轉着遊走在天神家族的隊伍中,引起了一片的慘叫之聲,所過之處殘肢斷臂四處紛飛,其實也是沒有辦法,四大骷髏雙劍士雙劍奇快無比,接觸到的人往往沒有回過神來就變得血肉模糊了。

但是這般的殺戮沒有持續多久就被一個人擋住了,正是天神文。

天神文的九尾妖狐幻出的鎧甲把他的全身籠罩在裏面,一片血紅,一團團的火焰不停的爆出來,燒的四大骷髏劍士不停的後退,恰在這個時候阿呆反身衝出,拳頭重重的和那些火焰碰撞在一起,爆發出團團火焰,猶如煙花一般。

“死東西,給我滾!”天神文沒有這麼憋屈過,自己駐守的地方居然被幾個人偷襲了,還造成了巨大的損失,看着倒在地上的那些家族的戰士,天神文的心在滴血,這裏的每個人都是家族花費了巨大的代價培養出來的。

現在一下子就死了這麼多,若是讓家族裏面的人知道了對自己爭取繼承人的身份可是不太有利啊!

雙手一張拉出了一條長約三丈的火蛇,那火蛇猶如活的一般吐着火紅的信子,看的人都毛骨悚然的。

火蛇一出現就向着阿呆撲了去,阿呆微微一愣,對着那火蛇就蠻橫的一拳揮舞出。

但是那火蛇似乎是長了眼睛,身子輕輕的一側就躲開了阿呆兇狠的一擊,從旁邊微微一蕩,尾巴在空中一縮一彈,激射而出。

狠狠的纏繞住了阿呆的身子,緊緊的勒住,那火蛇身上的高溫烤的阿呆的身子都發出滋滋的聲音,一道道青綠色的煙霧從被勒住的地方傳出來。


“啊!”阿呆一聲大喊,一拳重重的轟擊在自己的身上,那火蛇發出一聲悲鳴身子淡了許多,但是依舊緊緊的把他纏繞住。

恰好這個時候凱勝趕到,看見阿呆的困境,凱勝一下子衝了過去,伸出大手狠狠的捏住那個火蛇把他從阿呆的身上抽下來,對着那蛇頭一拳轟出,強大的拳風使得空氣都變得凹了起來,強悍的一擊把那火蛇打的灰飛煙滅。

遠遠的天神文卻是臉色一白,吐出一口火紅的鮮血,伸出手在嘴角一擦,看見手指上的鮮紅,天神文那原本英俊帥氣的變得猙獰了起來。

對着凱勝狠狠的看了一眼,咬牙切齒的道:“你死了,你居然毀了我的魂獸,這火蛇是和我的幻獸心神相交的魂獸,花費了很多的心思去培養,沒想到,你今天居然徹徹底底的殺死了它,這一次誰也救不了你了,我要把你碎屍萬段,挫骨揚灰!”

凱勝冷冷的一笑“呵呵,就你嗎,天神文,天神家族的二公子又如何呢?告訴你,就憑你還不夠這個資格!”

“沒有錯,現在你是比我實力強大一些,聽說還有當初的死亡君主跟隨你,但是有這些又有什麼用呢?在天地大破滅中都會死去,我知道過些日子就會有通天戰艦下來,那個時候我們都可以乘着戰艦離開這裏到達五上界,那個時候我會請求家族裏面的強者對你出手,把你徹底的廢了,讓你成爲一個殘廢,隨着整個世界祭祀給天地,平息蒼天的怒火!”

凱勝心神一動,莫非那個傢伙說的計劃就和這個什麼的祭祀有關係,天地大破滅的事情五上界已經知道了,那麼派遣那什麼的通天戰艦又是做什麼呢?

想到這裏他決定再激他一激,人在激憤和得意的時候都會口無遮攔,凱勝打算利用的就是這麼一點。

只見凱勝高聲道:“真是偌大一個笑話,把世界祭祀給天地,怕是你被人家所騙了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你說的通天戰艦是什麼?他憑什麼會帶你離開這裏到達五上界?”

頓了頓他接着開口道:“你這樣的人就是炮灰,只是給人用來踐踏的,到時候未必肯有人爲你出頭,相反我殺你就輕而易舉了!”

他這話一說出口,天神文果然臉色變得鐵青了起來,目光中一團火光在閃爍。

好半天他才接口說道:“好!你這等螻蟻般的人物本來是沒有資格知道這些的,但是現在我不在乎,因爲無論如何結局都會一樣,我們天神家族已經和五上界聯繫好了,鎮壓這個世界的反抗力量,把他全部祭祀給天地,用億萬生靈的血來平息天地之怒,來抵禦天地大劫,而通天戰艦就是帶領我們離開這個世界的工具,這個通天戰艦可是你想不到的可怕人物所製造而吃成,能夠抵擋住天地法則的排斥!”

凱勝目光閃動,他絕沒有想到世間還有這種東西,他可是知道打破空間是多麼困難的一件事情,如今卻是有着一個工具,只要你乘坐在這戰艦之上就脫離了法則的束縛,這簡直是逆天般的存在。 “好,你就等着這天的到來吧,我相信你肯定會失望的!”

凱勝冷冷一笑,看也不看天神文一眼,喊道,我們走!

說罷首先化爲一道流光沖天而起,後面衆人跟上,妖龍和死亡君主跟隨了上來,死亡君主輕聲道:“就這麼走了?不是要殺光嗎?”說着手在脖子那裏做了個殺的手勢!

“算了,我感覺到他們還有一些恐怖的存在躲藏起來,若是把他們招惹出來,我們恐怖也不會佔到什麼便宜,反正現在已經知道了五上界的計劃,倒是也是不虛此行了!”凱勝揉了揉腦袋嘆了口氣道。

其實他的心中何嘗不想把這些人都殺光,替寒冰雪白出一口氣,但是想到,五上界那種所說的通天戰艦他就感覺到索然無味了,天地大破滅快要到來了,他是見識過那種威力的,他能抵擋的了那毀天滅地的威勢嗎?


或者就算是殺光了他們有可以解決什麼問題呢,天神家族說到底,只是五上界手裏的一個小棋子,一盤棋少了一個棋子完全可以用別的東西替代,何況這個棋子也不是他說能動就可以動的。

若是打草驚蛇了,讓五上界知道了自己是亡靈統帥的轉世之身,有着他的完整記憶,上面若是派下一個無上存在,那麼就把自己陷入到很危險的環境中了,所以於情於理,走纔是最好的選擇。

後面妖龍的背上,寒冰雪兒拉着碧水婉兒抱怨道“凱勝哥哥說話不算話,他們都要輸了怎麼突然離開了?”

碧水婉兒眼睛看着最前方的那個單薄的背影,頓時一種陌生感油然而生,凱勝和她當場認識的那個拉姆斯亡靈系的一個普通學員想必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以前凱勝可以憑藉着一時的意氣,一時的衝動,連光明教會也可以闖上一闖,甚至都可以頭腦一熱的跳下必死的亡靈大峽谷。


但是現在的凱勝肩膀上承載了太多的東西,真是一個人的力量越是大所要肩負的責任越是大啊!

但是相比,她感覺還是眼前的這個凱勝更符合自己的心,大丈夫立於世,應該以蒼生爲重,胸懷天下的男人才是真男人,碧水婉兒不是一個自私的人,因爲自己,束縛了凱勝的心,她在心中嘆了口氣,暗暗道:“愛你就讓你飛吧!”

寒冰雪兒看着碧水婉兒看着凱勝的背景癡癡的不說話,不由的嘟起了小嘴,小腳一跺,叫道:“凱勝哥哥是個大騙子!”

碧水婉兒這纔回過神來,無可奈何的一笑,哄到“對,她是個大騙子,把人家寒冰雪兒的心都騙去拉!”

這話一說,本來是碧水婉兒爲了轉移她的注意力,故意開的玩笑,沒想到寒冰雪兒那如同凝脂玉雪的肌膚突然浮起一團紅暈,囁嚅道“纔不是呢!”

碧水婉兒心神一動,看向寒冰雪兒只見她的小手捏着衣角,眼睛低着卻是不停的往着前方偷看,這時她還不會明白髮生了什麼那就白活了!

心中暗暗道“凱勝啊凱勝,你什麼時候又俘虜了一個小姑娘的芳心了,但是現在你滿頭腦的天下生靈,又愚笨的要死,看來我要做些什麼了!”

想到這裏,碧水婉兒臉上浮起一抹笑容,拉起寒冰雪兒的小手道:“你是不是也喜歡凱勝了?”

寒冰雪兒的臉更紅了,她一個小女孩哪裏遇到過這樣的事情,頓時不知所措恨不得挖個大縫隙鑽進去。

一下子甩開碧水婉兒的手跑開了兩步,不敢看碧水婉兒的臉,輕聲道:“凱勝哥哥是個大英雄,無論是壞壞的無名哥哥,還是冷冷的戰天哥哥,甚至連冷血樣的帝釋天哥哥都願意爲他去死,爲他去戰鬥,對於凱勝哥哥的命令更是言聽計從,就是碧水婉兒這樣的好女孩也願意在後面默默的支持他,凱勝哥哥就和我以前在斬聖家族裏面的父親一樣,是一個做大事情的人,人家喜歡也是正常的嘛!”

“不過!”說道這裏她一下子回過頭來,擺着說道:“雪兒絕對不會和婉兒姐姐搶的,我只要在後面遠遠的看着就好了,希望希望……婉兒姐姐不要告訴凱勝哥哥,我怕他知道了就不讓我跟在他後面了,我又笨又愛哭,還有許多的小脾氣,我只是希望可以遠遠的看着就好了……”說着說着寒冰雪兒的聲音越來越小。

天涯令 頭也低的越來越深,過了好久,突然感覺氣氛有點不對勁,寒冰雪兒這才擡起頭來,卻是看見碧水婉兒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她一下子急了,幾乎是帶着哭腔道:“一定不要告訴凱勝哥哥,我再也不甩小脾氣了,這次我知道凱勝哥哥肯定是有着難言之隱的!”

寒冰雪兒的手交叉在一起,腳尖一上一下的點着妖龍背上的一塊大骨頭,惹人憐愛!

碧水婉兒走了過去,抱住寒冰雪兒,摸着她柔順的頭髮道:“好了好了,我不告訴他,不告訴他,但是你也要答應我一個小要求好不好啊!”

寒冰雪兒仰起小臉,上面還帶着淚珠,不知道什麼時候她都哭了,輕聲問道:“什麼要求!”

碧水婉兒伸出手來擦乾淨她的淚珠,颳了下她的小鼻子道:“下次可不許隨隨變變的就掉眼淚了,眼淚掉多了就成了大花貓,就不值錢啦!而且,姐姐也會心疼的!”

寒冰雪兒以爲碧水婉兒要提出不許要她對凱勝表白的要求,這個時候聽到她這麼說,不由得破涕爲笑,一張臉如蓮花般盛開,連聲答應道:“嗯嗯,以後雪兒不哭!”

這個時候前方凱勝的聲音突然傳來,是凱勝的,略帶着歉意的聲音道:“雪兒妹妹,這次凱勝哥哥沒有實現對你的承諾,有着一些考慮,希望你別怪我啊,我發誓將來一定會讓斬聖家族的旗幟在你的手上重新的飄揚起來的!”

“是吧!凱勝哥哥有着什麼難言之隱吧!”碧水婉兒碰了碰寒冰雪兒悄悄的道。

寒冰雪兒顯然沒有想到凱勝會對着他道歉,因爲自己是那麼的微不足道,現在聽到凱勝的話,心中別提多開心了,但是表面上還是表現的很不在乎道:“大騙子,大騙子,你什麼時候幫我報仇啊!”

說罷她還調皮的對着碧水婉兒眨了眨眼睛,意思是你看看凱勝怎麼回答吧!

凱勝那邊撓着腦袋,低聲道:“我怎麼就答應了這麼一個要求,下次可不能在隨便的許諾的,說話不算話可是要死人的!”

死亡君主微笑不語,戰天依舊冷冰冰的,倒是無名抱着肚子笑個不停,叫道:“自作孽不可活啊!”

凱勝狠狠的剮了無名一眼,四大戰將中無名這個傢伙是最不按照常理出牌的,更是什麼話都說,而起,盡是說的是實話!

嘆了口氣道“我答應你的肯定會做到的,你要給我點時間,現在我還有着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如果計劃順利,斬聖家族很快就會再現了,天神家族也會很快滅亡的!”

寒冰雪兒吐了吐舌頭,迴應道:“都是空頭支票,但是我就給你時間把,要是你讓我失望,我可繞不過你,我就告訴每一個人凱勝是個大騙子,專門騙小姑娘的大騙子!”

“天!凱勝抹了下臉,擦了下並不存在的虛汗。

專門騙小姑娘的大騙子……好大的帽子,看着這次真的招惹了個不大不小的麻煩了!

而那邊寒冰雪兒和碧水婉兒已經笑成了一團,碧水婉兒眼淚都要笑出來了:“哈哈,虧你想的出來專門騙小姑娘的大騙子!”

寒冰雪兒嘴巴一厥,“反正就是!”

一行人在妖龍的帶領下一路飛行,凱勝也是漫無目的的飛,他也不懂自己下面要怎麼做,原本打算一統八大家族,現在看來真是比較天真了,莫說遠古八大家族每一個家族都有着各自的底牌,千年的底蘊,就是那些小家族他也是沒有辦法拿下的,用什麼說服人家投奔自己?天地大破滅?笑話,人家不把自己當成瘋子纔怪呢!

片刻後下面出現了一片血海,火紅色的一片,從高空俯視下去,猶如一個鑲嵌在土地上面的血色寶石,耀眼美麗。

“血海!”

凱勝唸叨,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了亡靈大峽谷上方了,從這裏的高空看下去,憑藉着他的目力居然可以看見亡靈大峽谷下面的那個血海。

無名對這個血海自然是不陌生,他當初就是被封印在其中的一個黃金棺材中,後來被凱勝救出。

碧水婉兒顯然也是注意到了那片血海,臉上不由的浮起了一絲紅暈,她尤記得當初凱勝抱着自己抱着必死的決心跳下亡靈大峽谷,結果卻是死而復生,也就是在那裏,凱勝向自己表白,還在那裏學習了亡靈化形術,那個醜的不成樣子的花,卻是她這輩子擁有的最美麗的回憶。

凱勝卻是沒有想到這些,他搜索亡靈統帥的記憶,臉上爆出了一抹狂喜。

叫道:“就是這裏就是這裏!隕落之山,當初亡靈統帥使用亡靈化形術,凝聚數十位的亡靈之體變成一把開頭巨斧,劈出了這個大縫隙,無數戰死的神血都流淌在這裏匯聚在這裏,與此同時這裏還埋葬着一個絕世的存在,當初和亡靈統帥一起逆天的一個無上至尊!”

他頓了頓口氣,神色肅穆的一字一字的說出了那個名字。

衆生之輪! 衆生之輪一詞一說出四周卻是突然安靜了,過了好久死亡君主才嘆了口氣,試探般的口氣問道,你說的是衆生之輪?

開天闢地就存在的那個至高的人道存在,衆生之輪嗎?

凱勝臉上的喜色還是沒有散去,興奮的道“對,衆生之輪本身就肩負着保護天下生靈的重任,只是上一次抵抗天地大劫的時候衆生之輪因爲受傷太重沉睡了下去,就是在下面那片無際的血海之中,這也就是很好的可以解釋爲什麼這裏會有着這麼大的血海了,也只有衆生之輪那般的存在纔會引起這麼大的血腥之氣,這是他在聚集死亡氣息中的死氣,在尋求一種新生,所謂物極必反,在極度的死亡之後就新生。”

死亡君主眉頭微微皺起道:“主人既然你說衆生之輪已經沉睡了,而且現在還在恢復中,那能不能趕在天地大劫前面出現都是個未知數,如果那個時候他還是沒有醒來那我們怎麼辦啊!”

“沒有關係,我已經想到了這一點,如果是別人那肯定是沒有辦法,換做我之前我也是束手無策,但是現在我正式的繼承了亡靈統帥的所有記憶和傳承,從另一個方面來說我和當初的亡靈統帥有着差不多的作用,都是掌管死亡的高手,衆生之輪沉睡在這裏,吸取死靈氣尋求新生,如果我們不加以干涉估計要度過四百年的時間差不多他纔會重生,但是若是我在就不同了,或許只要短短几天時間就可以匯聚夠他需要的死靈氣息!”

凱勝肯定的說道,看向下面的血海眼神中滿是火熱,似乎已經看見衆生之輪飛天而起,抵擋五上界的威脅,一起和他破滅天地大劫!

“這麼快,你有什麼辦法?”死亡君主顯然沒有想到凱勝居然會有這麼快的加速作用。

凱勝微微一笑,勝券在握的道:“十天九地通靈大陣!”

死亡君主一愣,顯然沒有想到凱勝居然會說出這個大陣的名字來。

十天九地通靈大陣說起來並不複雜,因爲一般的人都是把這個大陣作爲訓練大陣,在死亡大陸這種大陣最爲普遍,只要是大一點的家族都會佈下這種大陣,像是死亡家族上上下下,從山門到家族的內部,一共佈下了九九八十一個大陣,都是十天九地通靈大陣,在這個大陣中凝聚死靈氣息的速度比在普通的環境中可以快上兩倍,若是重疊的佈下大陣,那麼這種加成還會逐層的升高。

“這種大陣真的可以嗎?我都可以隨手佈下十個八個的!”死亡君主怎也不會想到這種大陣還有有這種用法。

“呵呵”凱勝輕笑道,並不說話,指示着妖龍飛下亡靈大峽谷,死亡君主看見凱勝胸有成竹的樣子心中雖然狐疑但是還是決定靜觀其變。

凱勝看着和他當初來的時候幾乎一點也沒有變的亡靈大峽谷,不由得感嘆物是人非,當初他和碧水婉兒落下這裏,兩人相依相依,度過了那些艱難險阻,現在想來似乎就是在昨天,但是此刻自己早已經不是當日的那個熱血少年了。

順帶着看東西的目光也不禁的發生了改變,血海平靜的不起一點波瀾。



凱勝還記得當初自己和那個骨龍進入血海中戰九頭血蟒,就是那一次他學會了把兩種不同的絕學融合在一起,創造出了後來的逆天九斬!

此時此景,此情此景,似乎就在眼前,呼呼,妖龍撲動着巨大的翅膀帶起了一陣陣的颶風,在平靜的血海上方掀起了一陣一陣的波浪,凱勝看見血紅的海水下有着幾個漆黑的影子慢慢的浮起,嘴角不由得浮起了一絲意味深長的微笑。

呵呵,老朋友我們又見面了。

那浮上來的正是生活在血海中的血蟒,當初凱勝和他們大戰過,還頗爲艱難,現在卻是看這些血蟒如同螻蟻一般了,倒是升起了一種親切的感覺。

刺啦!一個血蟒尾巴一騰,沖天而起,血紅色的身體,三個人合抱的身子那麼粗細,張着大嘴,猩紅的信子露出,雪白色鋒利牙齒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如同點射般向着凱勝射來。

那血蟒頗爲不簡單,騰空在一半的時候,尾巴又是猛的一縮一合,頓時在空氣中發出一聲響徹的音爆之聲,甚至連空間都凹下去一塊。

這一下像是繃緊的彈簧彈出去了,速度又在原來的基礎上激射一倍!

簡直就是一道血光閃過,晃花人的眼睛。

凱勝見到血蟒衝來,臉上倒是浮起了一絲有趣的神色,不過旁邊的戰天卻是不依了,一個閃身擋在凱勝身前,恐怖戰刀,往前面狠狠的一劈,一個巨大的月牙形漆黑的刀氣呼嘯而下,噗嗤一聲輕響,那塊要衝到凱勝身前的血蟒就被從頭到尾部整整齊齊的劈成了兩半!

血蟒這種生物是在這種的特殊的環境中生存的,肚子中並沒有尋常魔獸的肝膽內臟只有液態的體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