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未分類

羽化凡長老沒有吃驚的神色,他微閉的雙眸也未曾睜開,緩緩說道:「此地暫時不允許通行,若是來的是朋友,就請繞道。來的是敵人,就掂量一下自己有幾條命。」

「羽長老還是這般威風。」一聲輕笑,重重雲氣分開,一位少女翩然而下,在羽化凡面前數百丈的時候,方才停步。

「空氣傳音,不過是小道罷了,但縮地成寸,卻是難得一見的本事,」羽化凡長老眼眸似閉非閉,漠然說道,「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小丫頭,居然有了玄皇中期的修為,稱得上驚世駭俗。」

事實上,若是以前,羽化凡長老根本就不會相信,會有二十餘歲的玄皇強者出現。但自家就有一位二十五歲,便擊殺巔峰玄皇如砍瓜切菜的怪胎,他便不得不信了。羽長老只能在心裡感嘆一句,江山代有才人出。

來的這位少女,就是天霧華。她追蹤到這巽風山谷,只用了幾天時間。然而就是這幾天,她的境界又有提升,已經到了玄皇中期的境界。而且周遭的天地玄氣,還在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向她的身軀之中湧入,拔升著她的境界。照這樣下去,用不了一兩個月,她就能殺入玄皇後期。

羽化凡長老當然看出了這一點,他心中雖然好奇,但並沒有多問。這次從帝宗出來。就是為了保證許陽的安全,其他的一切都在其次。

天霧華微微笑道:「羽長老,我這位不速之客,不請自來,冒昧之處還請原諒。」

羽化凡長老不置可否。

天霧華笑道:「那麼我先做一個自我介紹,並說明我的來意好了。我叫做天霧華。這次來,是為了找許陽,見識見識這位後起之秀。」


「天霧華?霧字輩?!」羽化凡長老一直微閉的眼眸,猛然睜開,兩道神光湛然,「天族霧字輩的高手,還活著的不超過五個,其中的每一個人,我都認識。而且都晉入了世尊之境!但我卻未曾見過你。」

「羽長老,天霧華這個名字,你就真的沒有一點印象?」天霧華淺淺一笑。

「天霧華……天霧華……」

羽長老塵封許久的回憶,終於被翻了出來。他皺緊眉頭,不確定地說道:「難道是三百年前,傳言中隕落的天族女帝裔?」

「不錯。」天霧華微微一笑,「時隔三百年,即便對於我們這樣的世尊來說。也是很久遠的時間了。羽長老你不記得我,也在情理之中。」

「怎麼可能!」羽長老古井不波的臉上。有了一絲驚愕,「你應該已經是世尊之境,為何現在卻是玄皇境界?氣質雖然相似,但相貌完全不同……最重要的是,你的真實年齡,為何只有二十歲?」

說起來。最後一條,才是讓羽化凡最為驚訝,甚至有些嫉妒的地方。

二十歲,正處於一個玄者朝氣蓬勃的黃金年齡,有著太多的可能性、可塑性。未來的道路無比寬廣。

如果讓羽化凡去選擇,是願意做一個垂暮之年的世尊,還是做一個二十餘歲的普通玄者?他毫無疑問,會去選後面一個。

世尊級的見識、經驗,加上一副二十歲的身軀皮囊,這種組合,堪稱恐怖。

天霧華微微一嘆:「不過是借來的皮囊,始終要還回去的。我身中腐化之毒三百年,早就將生死看淡了。如果不是聽說出了一個許陽,想要來看看的話,我根本就不會多此一舉,而是在地穴中了此殘生。」

羽化凡不太明白天霧華的話,畢竟轉生這種事情,太過駭人聽聞,即便對於底蘊雄厚的天族來說,也是需要極為特殊的條件,才能轉生成功。

不過,羽化凡長老弄清楚了一點,那就是這個曾經的天族女帝裔,現在的玄皇強者,是來找許陽算賬的。

羽化凡長老壽眉一緊,他暗自估量了一番許陽和眼前此人的實力對比,可最終,卻只能搖頭。

許陽的確很強,疊加秘術開啟,擊殺巔峰玄皇如屠豬殺狗。

但眼前這個天霧華,卻有著世尊的靈魂!即便她現在只有玄皇中期的境界,但所能發揮的戰力,絕對不止玄皇中期!保守估計,也和無敵玄皇相當,說是世尊之下第一人,都不為過。

世尊對於天地的感悟,是組成其戰力的重要一部分。別看天霧華現在只是玄皇中期的境界,真正戰鬥起來,她能將玄皇中期的實力,發揮出十倍、百倍!就連無敵玄皇,也未必是她的對手。

而許陽,雖然堪稱妖孽,但目前還比不上天霧華這樣的對手。當然,讓許陽面對比他年長數百歲,不知高了多少個輩分的天霧華,本身也是不夠公允。

「如果你是抱著這個想法,那我勸你早些離開,」羽化凡冷冷說道,「許陽現在不是你的對手,但你同樣不是我的對手。」

「羽長老,不要急著下定論。我承認,現在的我不是你的敵手,但你也不要忘記,現在你的頭上,可是有祖帝存在。」天霧華淡然一笑,面對一名六劫世尊,她絲毫不懼,因為曾經的她,就是超脫普通生命層次的世尊中的一員。

「我出手,被玄天上帝囚禁。但你這位天族的希望,便要被掐滅在萌芽狀態。這筆生意,並不是不能做。」羽化凡神色平靜,但說出來的話語卻是冰冷非常。

「羽長老,你就有這麼大的信心,能一出手就將我滅殺?」天霧華輕鬆一笑,顯得胸有成竹,「現在的情況是,你只要出手,就會被祖帝囚禁,而我,卻有很大的把握逃走。所以,我還是勸你耐心等一下,說不定我見到許陽之後,轉頭就走了呢。」

羽化凡當然不信,不過現在也沒有好辦法。如天霧華所說,他也沒把握出手必定留下對方。(未完待續。。) 一位白髮老者,一個青蔥少女,兩人全都盤坐在虛空之中,隔空遙遙對峙,很默契地一言不發。


雲氣漩渦之中。

許陽並不知道外界的情況。他現在小心翼翼地操控至尊熔爐,在那一團青色氣團之中進行洗鍊。隨著越來越多的金屬雜質被去除,至尊熔爐也變得愈發澄澈通透,像是清水洗過的彩色水晶。

青色氣團之中,原本成千上萬股微縮氣流,現在已經只剩下了九股,彷彿九條青色靈蛇,在不斷地扭動中,互相撞擊,意圖將其他氣流全部吞噬。

「群雄相爭,九足鼎立,這是九轉巽風成型的前奏,」青銅板震動之中打字道,「它們現在的互相吞噬,只是出於本能而已,事實上這是徒勞的。經過一段時間的爭鬥之後,這九股氣流會漸漸找到一個平衡點,從而完成統一步調,到那時候九轉巽風就徹底成型了,會脫離你的控制。」

許陽點點頭,在八種屬性的極盡能量之中,風極屬性最為飄渺,簡直無跡可尋。幸虧這一次發現了風雲異族的封印空間,得到了他們的鎮族之寶風之璽。否則,許陽真不知道該從哪裡找到風極屬性的極盡能量。

也就是說,如果在九轉巽風徹底成型,脫離掌控之前,許陽還無法完成神器合一的步驟,那麼他想要再度找到風極極盡能量,就不知道要花費多少時間和精力了。

「一定要完成!」許陽眼眸緊緊盯著在青色氣團之中浮沉的至尊熔爐,九股靈蛇氣流在盤旋爭鬥之中,不時會撞擊在熔爐之上,洗鍊出它的雜質。許陽眉心之中的藍光,在熔爐外壁上蜿蜒爬行,將一道道風極符文刻畫上去。

風魔遁法、風極真身、破刃千鋒玄術……成百上千種功法玄術。都化成了最基礎的一道道風極符文,在許陽腦海之中電光火石一般閃過。

「呼……大功告成。」許陽心神力量勾勒之下,最後一筆符文緩緩收尾。

至尊熔爐,終於徹底澄澈無暇。八種不同的顏色,散發出迷離的彩光,整尊熔爐彷彿是由一大塊彩色水晶雕琢而成。

而就在此時。九轉巽風中的九條靈蛇,終於在不停的爭鬥中完成了統一,呼嘯一聲響,旋轉著消失在了雲氣漩渦之中。

「還好,幸虧我在九轉巽風消失之前,就完成了神器合一,」許陽心中想著,「現在,就可以構築第八重天宮。巽風天宮了。」

許陽睜開雙眼,至尊熔爐收入他體內。下一刻,許陽頭頂上七重天宮,一重重升起。

從第一重戊土天宮,再然後離火天宮、幽冥天宮、長春天宮、殛雷天宮、零界天宮、瀚海天宮,七重天宮閃爍不同玄光,七座雲霄宮闕展開,威勢熾烈而煊赫。猶如真正的神魔府邸。


而在第七重瀚海天宮的上空,又有一道青色光幕展開。其中氤氳無數青色氣流。這些青色氣流,不斷排列組合,演化出不同的景象。有的氣流尖銳鋒利,構成了張揚的檐角;有的氣流大氣厚重,構成了寬闊的平台……漸漸地,一座青色天宮的雛形。在那一重青色光幕之中緩緩顯化出來。

許陽依舊盤膝懸浮空中,他睜開的眼眸中有無數符文變幻,通過至尊神鼎的極致推算能力,他在演化第八重天宮,巽風天宮的最完美形態。

在推演出巽風天宮的形態之後。許陽便會從外界抽調玄氣,化作風極玄力,源源不斷地填充入巽風天宮的虛體之中,使其凝實。

這一過程,足足耗費了七天時間。在這七天之中,雲氣漩渦之外,羽化凡和天霧華兩人,一直沒有絲毫動靜,都像是老僧入定一般。

羽化凡有這般定力還不足為奇,天霧華如今只有二十餘歲,面對六劫世尊,依舊恍若無事地靜坐,足以說明她的來歷非凡,不愧是世尊的轉生之體。

陡然間,羽化凡背後的雲氣漩渦,裂開了一道口子,隨即許陽一步跨出,來到了這位老人旁邊。

「成功了?」羽化凡長老問道。

「是,」許陽微笑拱手道,「多謝羽長老的護法。」

許陽在修鍊出第八重天宮,巽風天宮之後,境界已經達到了玄王境界的極致。接下來,他便不再需要四處尋覓極盡能量了,只要構築出最困難的第九重天宮,他便能一躍晉級玄皇,真正站在這片大陸的頂峰。

只不過,第九重天宮需要整合前面八重天宮的力量,想要構建出來,需要的時間就不是短短十天半月了。許陽考慮到羽化凡長老還在外等候,出於對老人的尊重,他也不可能就在雲氣漩渦之中閉關下去。構築第九重天宮,還是去帝宗秘境之中,最為穩妥。

許陽在向羽化凡長老見禮之後,一眼就看到了數百丈之外,對面懸浮盤坐的少女。

一看之下,許陽神色頓時有些凝重。這少女看年紀和他差不多,但實力卻讓許陽都看不透!也就是說,這麼一個二十來歲的少女,實力已經超越了玄王境界!

「羽長老,這位是……」許陽皺眉問道。他不相信這個少女只是路過這麼簡單,敢於和羽化凡長老隔空對峙,絕非常人。

羽化凡長老還未說話,對面的少女天霧華便已經開口了:「你就是許陽吧?」聲音如空谷幽蘭,聽之忘俗。

許陽點頭說道:「不錯,閣下是哪位?」

「我出身天族,名叫天霧華,」天霧華也不遮掩,直截了當地說道,「我來這裡,是為了見識一下,滅殺天族十皇的帝宗英傑的實力。」

「天族之人?」許陽皺起了眉頭,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開口道:「天之杭在死之前,曾經告訴我,天族有一個另一個純血帝裔,即將轉生……難道,他說的就是你?」

天霧華盈盈一笑,眉宇間沒有絲毫殺氣:「不錯,說的就是我。動手吧,我等了你很長時間,別讓我失望。」(未完待續。。) 「且慢!」羽化凡冷冷開口了,「天霧華,你真敢當著老夫的面出手?若是惹怒了老夫,拼著被玄天上帝遺留群星殿囚禁,我也要取你性命!」

天霧華平靜說道:「羽長老,你大可出手。」言語之間,有著一股強大的自信。

羽化凡長老在虛空之中站起身軀,一對神光湛然的眸子漸漸銳利起來,世尊級的威勢,如大海怒濤,在羽化凡長老周身洶湧澎湃。

六劫世尊的威勢籠罩之下,即便是無敵玄皇,都不可能行動自如。而天霧華,神色卻是古井不波,那煊赫的氣勢,僅僅是將她的衣衫吹動,呼呼作響。

許陽瞧出了不對勁,上前一步說道:「羽長老,你若是出手,就中了天族的奸計!他們故意派出一個玄皇挑釁你,就是為了激你動手,被群星殿囚禁。到時候就算殺了此人,我們帝宗也是得不償失。」

羽化凡在心中嘆息了一聲,傳音給許陽說道:「少宗主,你不明白,若是我出手能必殺此人,那麼即便被玄天上帝囚禁又有何妨?我所擔憂的,是即便出手,也無法將其鎮殺啊。」

許陽心中驚駭,六劫世尊出手都沒有必殺把握?他緊接著傳音給羽化凡道:「這個女子到底是什麼來歷?」

「你也聽說過了,她是天族一名純血帝裔轉生,」羽化凡嘆息傳音道,「她是三百年前的人物,當初也達到了世尊境界,只不過誤入一處險絕之地,中了腐化之毒,肉身破敗。現在看來,她應該是通過某種神秘手段。轉生到了一個新的肉身之上!」

「一個曾經的世尊強者?還是帝裔?」許陽大吃一驚,他現在總算明白,這個少女為何這般大膽,面對六劫世尊,也絲毫沒有怯意。

「少宗主,我知道你擁有越級作戰的逆天戰力。但眼前這人,非比尋常,你現在絕非她的敵手!為了保證你的安全,我現在就出手,盡全力斬殺此人。就算做不到滅殺她,也要將她逐走,然後送你回帝宗秘境,也算是完成了我的任務。」羽化凡長老傳音之中,帶著一抹沉重。他顯然已經做好了被玄天上帝的群星殿囚禁的準備。

「且慢,」許陽沉聲說道,「羽長老,讓我試一試吧。」

羽化凡看著許陽堅定不移的眼神,只能搖頭一嘆,同意了許陽的要求。反正羽化凡已經有了出手的準備,即便許陽到時候不敵,他也會出手將其救出。讓許陽見識一下。世尊轉生之身的實力也好。

要知道,轉生和轉世並不相同。轉生。指的是帶有龐大心神力量的靈魂,投射到新的肉身之上,原本所擁有的修玄領悟、功法玄術,一點不缺。而轉世,指的是一點本源真靈,轉世投胎。上一世的經驗記憶,根本傳不到這一世,一切都要從頭開始。

許陽就屬於玄天上帝轉世,沈夜是枯榮仙人轉世,兩人在今生都要重新開始。而天霧華是轉生。直接在這一世活出了第二次生命,繼承了原本的修鍊領悟、功法玄術,戰力用逆天都不足以形容。

忽然間,從天霧華體內,衝出了一個略顯虛幻的少女身影,著急地說道:「等……等一下!」

許陽和羽化凡固然吃了一驚,天霧華也是出乎意料。她奇怪地向那少女說道:「阿丑,你為什麼出來?姑姑要和別人比斗,萬一傷了你的靈魂,豈不麻煩。」

許陽看著那個虛幻的少女靈魂,感覺似曾相識。卻聽到那虛幻的少女「阿丑」開口說道:「許公子,請問……你是不是來自瀛洲?」

「沒錯。」許陽一怔。

「那就沒錯了……阿丑本以為是同名同姓,現在看來,原來公子就是阿丑的故人!」那虛幻的少女阿丑,歡顏道,「公子,我是阿丑啊,你不記得了?瀛洲東萊國,回春堂林遠航的女兒,林阿丑啊!」

許陽恍然大悟,他終於想起了這個虛幻的少女靈魂是誰。當初在瀛洲,許陽也和林阿丑見過幾面,幫助過林阿丑一些。

「阿丑,你現在怎麼了?」許陽看著林阿丑虛無的靈魂,有些難以置信地說道,「你成了天霧華的轉生之身?你是怎麼來到中洲的?」

「真有趣……」天霧華一聲輕笑,「想不到,許陽你和阿丑還是故人。這孩子是怎麼來到中洲的?從瀛洲到中洲,對於凡人來說,不就只有一條路么?身為帝宗之人,你們應該都很清楚。」

「你是說……渡厄神舟?」許陽斷然說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五年之前,帝宗的渡厄神舟的確是從瀛洲接引過來了十個人,其中就包括我。剩餘的九人,我都見過,沒有阿丑在。」

「呵呵……貴人多忘事,你確定當初只有十個人?」天霧華悠然說道。

許陽眉頭一緊,他閉目回憶當初的場景。

五年之前的記憶,已經有些模糊,不過許陽憑藉超人一籌的記憶力,硬生生將那時的畫面給重新翻找了出來。

「我明白了……乾道光!當初他背後,還背著一隻黑色袋子。原來如此,林阿丑就是被乾道光給拐騙到了中洲,成了你的轉生之身!」許陽想到這裡,心中有些愧疚。當時的他,本來可以將林阿丑救出來,但因為不知情,沒有多管這一回閑事,結果讓林阿丑被他人附身。

「呵呵……說的沒錯,」天霧華淡淡說道,「其實,那所謂的乾道光,真名叫做天道光。他出身瀛洲的天登上國,而天登皇族,就是我天族的分支。」

一重重疑惑被解開,許陽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你轉生到了林阿丑的身上,那她會怎樣?」他有些奇怪,為何天霧華沒有泯滅掉林阿丑的靈魂?這樣就意味著她的轉生之身,有著瑕疵。雙魂同體,幾乎沒有可能重新晉入世尊之境。

「借來的東西,遲早要歸還,」天霧華的聲音清幽,「不過在此之前,我還要試一試你的實力,滿足我心中的一點猜測。」(未完待續。。) 說話間,天霧華飄然上前,一掌按出。

這一掌看起來似乎平淡無奇,許陽卻不敢掉以輕心,八重天宮依次亮起,同時疊加秘術開啟,許陽的力量,飆升到了無敵玄皇層次!

一拳轟出,天地變色。

然而,在這一拳,與天霧華那一掌接實之後,許陽卻驚愕地發現,他這一拳似乎落在了空處,面前的天霧華,如一面鏡子一般,片片破碎!

與此同時,許陽心中傳來警兆,他背後雙翼一振,直接向前竄出千丈距離!

許陽原來所處的位置,天霧華的身影顯現出來,一道光柱刺破長空,同樣落空了。

「反應倒是很快。」天霧華略一點頭,不知是稱讚還是諷刺。

許陽打的有些憋悶,剛剛天霧華那一手,展示了足以以假亂真的玄力化身,居然連許陽都能騙過。若非許陽靈覺敏銳,加上離影玄術速度驚人,許陽剛剛肯定要吃大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