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未分類

國產劇快餐式配音,總算迎來瞭反噬期

國產劇快餐式配音,總算迎來瞭反噬期

趙麗穎、王一博的《有翡》曾被吐槽過配音不貼臉,導致作品前幾集的劇情觀眾入戲較慢,一定程度上影響瞭追劇體驗。

如今,配音再成新劇《山河令》的核心槽點,該劇第十四集溫客行雨中碎笛的戲份被指出配音過於高亢,酷似詩詞朗誦,與演員表演不貼合。

這部劇的配音問題也不止於此,前期劇情裡配音演員經常讀錯字,周子舒將拘泥(nì)讀成拘泥(ní),溫客行讀錯過暴殄天物、偌大、叨擾等詞。

因為質疑聲太多,為溫客行配音的演員王凱(非影視演員),以及兩位配音導演所在的公司都受到瞭專業性質疑,戰火走入配音圈。
再加上網友扒出瞭《山河令》演員的原聲表演,發現他們臺詞雖然沒有配音那麼的字正圓腔,發音卻基本上是達標的,而且情感表達更加有代入感。

兩相對比之後,以往為演員增光添彩的配音,罕見變成瞭拖累演技的存在。
不滿的觀眾已經將矛頭指向為溫客行配音的演員及其配音公司,但客觀來說,這次的事件最為值得欣慰的,是
國產劇的快餐式配音,終於迎來反噬

濫用配音給國產劇帶來硬傷
七話曾經總結過國產劇配音泛濫的原因,除瞭後期改臺詞、演員聲線與角色不搭這類特殊情況外,配音的出現主要與
制作成本

演員臺詞功底
相關。

一方面,國產劇,尤其是古裝劇大多非同期錄音,臺詞需要後期配音錄制,為瞭壓縮演員檔期成本,制作方大多會選用性價比更高的配音演員。
另一方面,很多演員臺詞功底不過關,部分港臺演員也存在普通話障礙,為瞭彌補演員的缺點,他們的演員需要配音演員來修飾。

這些理由看起來很充分,但歸根結底都是對藝術的不尊重。
表演是聲形合一,兩者不可分割,有聲無形是配音表演,有形無聲,卻不是專業的影視表演,不能獨立完成配音的演員,甚至不受專業獎項認可。

但國內影視圈出於種種原因對配音一再縱容,觀眾因為對表演的正常模式不熟悉,也一度被“演員需要配音”誤導,出現瞭“配音耳”。
不能獨立完成臺詞的演員不是合格的演員,但這不能成行業濫用配音的理由。
行業的縱容與市場的寬容,最終導致瞭國產劇出現兩大硬傷。

一個硬傷在演員逐漸下滑的平均業務水平。
他們對配音過度依賴,忽略瞭自身臺詞功底的提升,演員的門檻也變得越來越低,不會說普通話、臺詞薄弱的藝人,都能走入一線演員行列。
有一個很諷刺的現象,全世界都存在網紅、歌手、愛豆跨界當演員的情況,但唯有我們的跨界演員成瞭行業短板,至今輿論仍在爭論藝人該不該跨界。

為什麼會產生這種爭論?因為我們的跨界門檻是最低的,國外演員不能用配音,他們要達到表演最基本的形聲要求,可能會差生存在,卻不會一水地拉胯。

部分演員臺詞不過關是配音產生的原因之一,但演員臺詞普遍不過關卻是由配音的泛濫反向導致的
,想解決演員平均水平的硬傷,不僅要演員有敬業意識,更要改變行業弊端。
另一個硬傷在影視藝術的快餐化。
聲音是表演的一部分,配音的出現是藝術作弊,同樣也是對個性化藝術的傷害,讓國產劇裡的聲音,變成“千人一音”的模板。

曾經被調侃過的四位配音演員承包瞭言情劇半壁江山的梗,相信還有網友記得,看起來很好笑,其實很悲涼,我們的耳朵一直在被那一波聲音包圍。
觀眾無法品嘗到國產劇演員聲音的多元與個性魅力,國劇的質量提升不僅有劇本的障礙,還有聲音表演真實、多元的瓶頸束縛。

更可悲的是,有些觀眾因為受“完美無暇”的配音影響太深,還出現瞭“
配音耳
”,反而失去鑒賞原音的能力,讓原音與配音成瞭兩難全的制作取舍。
相互帶偏的國產劇與配音行業
七話曾經點評過《有翡》配音被吐槽不貼臉是一件好事,這說明觀眾意識到表演的分裂,如今觀眾不滿《山河令》的配音情緒表達,同樣是好事。
因為,
觀眾終於意識到配音演員並不是絕對優於影視演員的存在。
2010年後大量湧現的不合格演技與薄弱臺詞功底,讓觀眾心中漸漸形成瞭一個心照不宣的隱形鄙視圈,認為配音演員是影視演員的救星。
或者說,認為配音演員的臺詞實力,高於影視演員。

不可否認,配音演員在吐字發音各方面非常有優勢,配音,他們優於影視演員;但在情緒表達上,配音演員卻未必適合影視作品,專業影視演員更勝一籌。
隻不過因為演員門檻逐漸變低,讓觀眾遺忘瞭配音演員與影視演員原本是並行的存在,忽略瞭
專業配音表演與影視臺詞表演的不同優勢。

《山河令》中有一段溫客行反駁周子舒的善惡論,對比拍攝花絮及正片後,你會發現演員龔俊的原音表演與配音表演風格非常不同。
龔俊整體表演是將人物向病嬌靠近的,臺詞不強勢,但與表情合起來很有感染力,配音演員的塑造讓聲音對角色形象的影響更大,感染力核心在臺詞。

兩種表演風格各有各的優點,但很明顯,配音演員與影視演員對同一角色的揣摩有所不同,前者側重用音來表達情,後者註重形聲合一,更有影視張力。
我們在對比兩個職業時,不能用一個行業裡差生去跟另一個行業裡的優等生做對比,跨等級又跨界的對比,隻會帶偏兩個行業。

影視行業的走偏結果前面七話已經分析瞭,借由《山河令》配音收到差評的時機,七話也想聊一聊很多觀眾忽略的
配音演員平均專業實力問題。
與影視演員裡的差生相比,配音演員的臺詞似乎幾近完美,因為角色受歡迎,走紅的配音演員也越來越多,但,配音演員們的水平,真的越來越高嗎?

如果沒有影視行業的差生做對比,國內配音界的專業水平,其實不會有那麼完美的光環,
他們中有一部分人(
註意,非指全部
)的優秀口碑,依賴隔壁行業的襯托。
國內配音水平其實起步很高,想要鑒賞國內配音的最高水平,還要去聽泰鬥級配音大師喬榛、童自榮等人的作品,真正的大師,開口觀眾即醉。

喬榛老師曾在綜藝裡朗誦過《念奴嬌》、《雨巷》等作品,隨著聲音的起伏變化,聽眾甚至能從聲音裡感受到詩詞中的畫面,有音,有情,更有意境。
每一個字,每一個停頓,每一個轉折,都是他們表演的武器。
相較而言,當下的配音演員水平,且不說達到大師級別,能與陳佩斯、張國立這些跨界配音演員水平相當的,都屈指可數。

某種程度上來說,當下的配音行業有點像相聲行業,走紅的演員越來越多,但業務水平與前輩們相比,便隻能算差強人意,而不是越來越強。
之所以觀眾沒有意識到配音界平均(註意,是平均)業務能力下滑問題,是因為老一輩的配音演員們很少走到臺前,觀眾對他們不熟悉。

待配音慢慢出圈時,觀眾便習慣性把接觸到的新一代水平當成瞭頂級標準。
而且,隨著國劇產量暴漲,對配音演員的需求也越來越多,業餘CV與專業配音演員越來越無“壁”,進入這個行業,門檻也越來越低。
連培育機構都在用配音為噱頭來收割智商稅……

有一檔主打配音演員競演的綜藝《我是特優聲》,選手基本都有豐富國產劇配音經驗,但把他們的配音單獨拉出來時,對普通觀眾來說濾鏡就沒有那麼強瞭。

對配音的過度依賴帶歪瞭影視行業,同時也在傷害著配音行業的專業成長,跨行業的對比與人氣追捧讓他們忽略瞭自身問題,平均水平下滑而不自知。
畸形現象之下,真的沒有永恒贏傢。
如今觀眾開始將《山河令》的配音表演與演員表演分開品鑒,便是配音行業完美濾鏡動搖的開端,希望這個開端,能讓兩個行業得到反省,回歸正道。
演員,需要自己完成臺詞。
配音,不應成為影視劇快餐。